纽约诗哥《自游诗集•100首》赏析(1~6)

纽约诗哥    10/12     251    
4.7/3 



自由诗(Free Verse)是19世纪欧美文学流行的一种现代主义诗体。 
“对于要好好干一件事的人来说,没有什么诗是自由的”。

我的所谓“诗”,则称为自“游”诗:一则非沿其“自由”体;二则实乃“自助游访,起诗意”,遂舞文弄墨而成。

旅游,思之源,
山河,归之地。

—纽约诗哥


(六) 
《🗽诗哥神游》

思绪它,若5G罩头、玄奘诵经,神来游去。大多五路祥云,时而信息差意;
有时又似玩皮猴狲,舞棍子、发表情,翻筋斗3G你。
就这样子,翻来复去,不管白天还是黑夜...。
八界,快放下爱耙(iPad)捉妖去!

我终于忍无可忍,从心底大声喊道。

我把它化成了一座结满网络的盘丝洞,从胡沙手上拉过白龙马驰去。
在里面,赤手捋顺网上的每一根烦丝,屏织出一屡屡字迹...。
稍顷,思路平静,大脑找回理智。
将马儿还给了那师徒四人,挥别西天。
然后,关上了爱疯。







(五)
访•葛底斯堡
念•内战华人

花旗万里,
烟雨千重;
壮躯百多,
曾识其中。

【赏析】宾西法尼亚州,葛底斯堡战役战场

他们从遥远的地方越洋来到这里,在迷茫的人生道路上经历战争;他们有一百多人参战并有的牺牲,站在这里,似乎还能看到他们




(四)
《Utah去》 
 
金钉百五载, 
同窗万里行;
一览盐湖碧,
情洒西野中。

【赏析】犹他州,盐湖城

大陆铁路开通150年时,我的大学同学来到犹他;我们一起观赏碧蓝的大盐湖 ,西部旷野的风光真是引人入胜






(三) 
《未完的‘疯马’雕》

四百年强野,
五千里开邦;
滔滔两洋天,
谁言万年殇。

【赏析】南达科他州,Black Hill 

在黑山,代表印第安人抗争的部落首领“疯马”(Crazy Horse)巨型雕塑,已刻了七十年。
殖民者来到北美已四百年,他们以武力驱逐了印第安人;从大西洋到太平洋的五千里土地上建立国家,现在谁还记得起上万年生活的土著部落人们




(二)
《秋访 美•陵》

日月潭畔一拂䄂,
蝗虫谷幽三十春;
君来问我何安此?
依窗梅花映日月。

【赏析】纽约,蝗虫谷,哈茨代尔

离开台湾后不问政事,在纽约隐居了三十余年。为什么我最后会长眠在异乡的芬克利夫小室内,窗上的熟悉的梅花最了解我的心思。
2019年10月23日,宋在纽约去世16周年




(一)
万圣节🎃 
游沉睡谷 

蝗虫谷里无蝗虫, 
沉睡谷中多沉梦; 
若说万圣引我来, 
更言我心本向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