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访问链接:
www.weidongbo.cn//g999&tag=488&page=1

质量保证|最新美国威廉姆斯学院毕业证|定制毕业一样证书


anonymous    12/14     13    
4.0/1 

     AL文凭《质量保证|最新美国威廉姆斯学院毕业证|定制毕业一样证书》AL文凭【微/Q:370920811】【微/Q:370920811英国毕业证、制作加拿大毕业证、办理美国毕业证、购买新兰毕业证、定制澳洲毕业证、代办新加坡毕业证【微/Q:370920811】【微/Q:370920811、网上等各大学毕业证,使馆留学回囯人员证明、录取通知、Offer、在读证明、雅思托福成绩单。五年致力于帮助留学生解决无法毕业;以及回国所需一些留学材料|办理美国大学文凭|购买英国大学学位证书|定制加拿大大学毕业证|代办|定做
   北京时间12月9日下午6点,世界反兴奋剂组织(WADA)在瑞士洛桑宣布,执行委员会通过了“对俄罗斯禁赛四年”提案。其中包括未来四年内举办的奥运会及各种项目的世界性比赛。
根据这一提议,四年间,俄罗斯运动员将只能以中立身份参赛,不能升俄罗斯国旗、奏俄罗斯国歌;

此次禁赛“罚单 ”将影响俄罗斯无法参加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和2022年的北京冬奥会, 可能错过整整四届冰球世界杯,此外,如果俄罗斯已被授权在未来四年内举办大型国际赛事,也可能将被撤回授权,赛事交由其他国家举办。

这并不是俄罗斯第一次无缘奥运会,在2016年的里约奥运会和2018年的平昌冬奥会,俄罗斯也曾被开出“罚单”。
禁赛制裁不涉及2020欧洲杯,更不会影响到俄罗斯圣彼得堡举办欧洲杯比赛的资格, 俄罗斯男足可以以国家队名义参加2022年世界杯预选赛;如果俄罗斯男足进入到世界杯最后的决赛阶段,将不能再以俄罗斯国家队名义比赛,需要提交中立身份参赛申请。但国际足联同时表示,在世界杯的赛场上并不存在所谓的“中立国”参赛,所以如何参赛,国际足联还将与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进一步探讨。
围绕俄罗斯的兴奋剂争议 源于两份报告
近些年,围绕俄罗斯的兴奋剂争议,主要源于两份报告——《施密德报告》和《麦克拉伦报告》。
在2017年国际奥委会发布的《施密德报告》中,“详述了俄罗斯在2014年索契冬奥会期间帮助其运动员掩盖使用违禁药物的行为,包括更换尿样和修改药物检测结果”。
在《施密德报告》之前,《麦克拉伦报告》也直指索契冬奥会的禁药问题。

理查德⋅麦克拉伦 图片来源于网络
2016年7月18日,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就曾发布由该机构独立委员会成员、加拿大律师理查德⋅麦克拉伦所完成的“独立调查报告”,其中包括俄罗斯体育部门参与操纵2014年索契冬奥会,以及俄罗斯方面如何“更换尿样”等细节。这一报告直接促成国际奥委会出台针对俄罗斯体育的临时制裁措施,俄罗斯田径也受此影响最后无缘里约奥运会。
2016年12月9日,麦克拉伦“独立调查报告”第二部分发布,其中涉及了1166例尿样,时间囊括了2011至2015年。据称,报告披露的俄罗斯禁药问题涉及30个夏季冬季奥运会项目。
另据《今日美国》报道,报告涉及的大赛包括2012年伦敦奥运会、2013年大运会和莫斯科田径世锦赛,以及2014年的索契冬奥会。此份报告提出了俄罗斯运动员尿样被调换的证据,并且指出,俄罗斯方面用事先提取的队员尿样加入盐类等物质冒充实际检查尿样。
罗琴科夫才是罪魁祸首?

据媒体报道,曾执掌莫斯科反兴奋剂实验室多年的罗琴科夫,对于整个俄罗斯体育的涉药行为了若指掌,甚至他就是这些丑闻的参与者,正是他在今年初“叛逃”到美国后向世界反兴奋剂组织独立调查组提供的大量证据,才催生了日后出炉的《麦克拉伦报告》。
《纽约时报》曾采访罗琴科夫,当时俄罗斯方面已经对这位逃往美国的前俄罗斯反兴奋剂实验室负责人展开“滥用权力”的刑事调查。在报道中,罗琴科夫讲述了索契冬奥会期间俄罗斯方面如何有组织使用兴奋剂规避检查:兴奋剂检测中心的124房间用来放置兴奋剂尿样,得到指令后,罗琴科夫和同事们,在黑暗中点亮一盏孤灯,找出需要替换的尿样,挪至墙边,低身打开墙上的一个塑料盖子,将尿样送至隔壁125房间,一个不起眼的储藏室。随即,尿样被转移至旁边大楼内,俄罗斯特工部门要打开尿样瓶的机关锁。锁住尿样瓶的装置由瑞士公司研发,一般人除非破坏瓶体,否则无计可施。特工部门将运动员几个月前的干净尿样瞒天过海替换了问题尿样,神不知鬼不觉地送回实验室。
与此同时,罗琴科夫也是调查报告中最关键的证人。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独立调查小组主导人麦克拉伦也强调,他已经获得了此前储存的尿样瓶样本,并表示那些尿样瓶上有划痕的就是被替换的样本,而这些样本也只出自罗琴科夫。
俄罗斯官方对调查表示质疑
据英国BBC报道,俄罗斯官方在改组反兴奋剂机构的同时,也成立了专门的调查部门。
调查部门公布的一项结果显示,索契冬奥会兴奋剂事件的“告密者”——前俄罗斯反兴奋剂实验室负责人罗琴科夫曾通过私人途径向运动员提供兴奋剂,他的举报实际是为了掩盖自己才是“兴奋剂元凶”的真相。
俄罗斯调查委员会在声明中提到:“有证据表明,罗琴科夫曾亲自为运动员和教练提供药物,运动员和教练员并不清楚这些药物的用途,然而后来这些药物被确定为提高成绩的兴奋剂。”
同时俄罗斯官方也再次强调,“罗琴科夫摧毁了运动员的样本,然后指责俄罗斯实施国家兴奋剂计划。”
俄罗斯总统普京曾在2016年接受《莫斯科日报》采访时表示,罗琴科夫的行为是“一个声名狼藉的人对体育的干预”,并称重蹈“政治干预体育”的覆辙非常危险。

对“清白”的运动员来说
错过奥运会将是一场悲剧

俄罗斯总统普京 就世界反兴奋剂机构针对全体俄罗斯运动员的决定表达了不满,“如果他们决定惩罚整个集体,那我只能推断,他们视体育运动的纯粹性于无物,不考虑体育运动本身的利益和奥利匹克运动的发展,完全只出于政治考量”。
普京还指出,任何惩罚都应针对个人,而不应殃及到整个集体,“使那些和违纪行为完全不沾边的无辜的人受到牵连”。
全俄游泳联合会主席弗拉基米尔⋅萨尔尼科夫 认为,对于参赛历史“清白”的运动员来说,错过奥运会将是一场悲剧,任何人都无权剥夺他们的运动梦想。
俄罗斯水球、跳水、花样游泳联合会主席弗拉申科 表示,俄罗斯其他体育项目团队在2016年巴西里约热内卢曾有过相关的惨痛经历,虽然他所在的联合会没有被牵扯进去,但这对所有参赛选手都有影响。俄罗斯冬奥会项目的运动员在平昌冬奥会也有过相关经历,但是他们表现得很出色,赢得了奖牌,获得了胜利。所以他相信,即使明年东京奥运会俄罗斯运动员再次被迫面临这种不利局面,他们也能够在比赛中证明自己的实力。
俄罗斯越野滑雪联合会主席叶莲娜⋅维亚利别 在电话采访中表示,现在捍卫俄罗斯运动员的权利已经不是联合会的责任,而是俄罗斯奥组委和俄罗斯反兴奋剂组织及其理事会的责任。她表示,国际反兴奋剂组织执行委员会对俄罗斯作出的禁赛决定是一个可悲的消息,但是绝不能放弃,应该坚持到底,而不能不闻不问让运动员遭受这样的命运。
外交部回应反对体育“政治化”保护“干净”运动员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 表示,中国政府历来高度重视反兴奋剂工作,对使用兴奋剂采取“零容忍”态度。同时,我们反对将体育赛事“政治化”,主张保护各国干净运动员的合法权益,真正维护国际体育运动的公平、公正与纯洁。
这张禁赛“罚单”还有转机吗?
首先,俄罗斯有21天的时间可以进行申诉。俄国家杜马(议会下院)国际事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朱罗娃9日表示,俄将就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决定进行上诉。
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简称CAS,为判决涉及体育项目争议的国际仲裁机构。
由于调查可能需要旷日持久的时间,也许会出现拖沓和反复,甚至出现到东京奥运会结束,也无法最终决定禁赛。WADA也表示不确定针对俄罗斯体育的制裁,是否会在2020年东京夏季奥运会之前生效。
扩展链接:世界反兴奋剂机构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The World Anti-Doping Agency,WADA)是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下设的一个独立部门,于1999年11月10日在瑞士洛桑成立,主要职责如下:
1.制定并发布统一禁药名单。
2.审核各国(地区)的认证反禁药实验室资质。
3.投入资金进行反兴奋剂科学研究。
4.在世界范围内宣传反兴奋剂工作,让更多的人了解兴奋剂危害性。
北京时间12月9日下午6点,世界反兴奋剂组织(WADA)在瑞士洛桑宣布,执行委员会通过了“对俄罗斯禁赛四年”提案。其中包括未来四年内举办的奥运会及各种项目的世界性比赛。
根据这一提议,四年间,俄罗斯运动员将只能以中立身份参赛,不能升俄罗斯国旗、奏俄罗斯国歌;

此次禁赛“罚单 ”将影响俄罗斯无法参加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和2022年的北京冬奥会, 可能错过整整四届冰球世界杯,此外,如果俄罗斯已被授权在未来四年内举办大型国际赛事,也可能将被撤回授权,赛事交由其他国家举办。

这并不是俄罗斯第一次无缘奥运会,在2016年的里约奥运会和2018年的平昌冬奥会,俄罗斯也曾被开出“罚单”。
禁赛制裁不涉及2020欧洲杯,更不会影响到俄罗斯圣彼得堡举办欧洲杯比赛的资格, 俄罗斯男足可以以国家队名义参加2022年世界杯预选赛;如果俄罗斯男足进入到世界杯最后的决赛阶段,将不能再以俄罗斯国家队名义比赛,需要提交中立身份参赛申请。但国际足联同时表示,在世界杯的赛场上并不存在所谓的“中立国”参赛,所以如何参赛,国际足联还将与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进一步探讨。
围绕俄罗斯的兴奋剂争议 源于两份报告
近些年,围绕俄罗斯的兴奋剂争议,主要源于两份报告——《施密德报告》和《麦克拉伦报告》。
在2017年国际奥委会发布的《施密德报告》中,“详述了俄罗斯在2014年索契冬奥会期间帮助其运动员掩盖使用违禁药物的行为,包括更换尿样和修改药物检测结果”。
在《施密德报告》之前,《麦克拉伦报告》也直指索契冬奥会的禁药问题。

理查德⋅麦克拉伦 图片来源于网络
2016年7月18日,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就曾发布由该机构独立委员会成员、加拿大律师理查德⋅麦克拉伦所完成的“独立调查报告”,其中包括俄罗斯体育部门参与操纵2014年索契冬奥会,以及俄罗斯方面如何“更换尿样”等细节。这一报告直接促成国际奥委会出台针对俄罗斯体育的临时制裁措施,俄罗斯田径也受此影响最后无缘里约奥运会。
2016年12月9日,麦克拉伦“独立调查报告”第二部分发布,其中涉及了1166例尿样,时间囊括了2011至2015年。据称,报告披露的俄罗斯禁药问题涉及30个夏季冬季奥运会项目。
另据《今日美国》报道,报告涉及的大赛包括2012年伦敦奥运会、2013年大运会和莫斯科田径世锦赛,以及2014年的索契冬奥会。此份报告提出了俄罗斯运动员尿样被调换的证据,并且指出,俄罗斯方面用事先提取的队员尿样加入盐类等物质冒充实际检查尿样。
罗琴科夫才是罪魁祸首?

据媒体报道,曾执掌莫斯科反兴奋剂实验室多年的罗琴科夫,对于整个俄罗斯体育的涉药行为了若指掌,甚至他就是这些丑闻的参与者,正是他在今年初“叛逃”到美国后向世界反兴奋剂组织独立调查组提供的大量证据,才催生了日后出炉的《麦克拉伦报告》。
《纽约时报》曾采访罗琴科夫,当时俄罗斯方面已经对这位逃往美国的前俄罗斯反兴奋剂实验室负责人展开“滥用权力”的刑事调查。在报道中,罗琴科夫讲述了索契冬奥会期间俄罗斯方面如何有组织使用兴奋剂规避检查:兴奋剂检测中心的124房间用来放置兴奋剂尿样,得到指令后,罗琴科夫和同事们,在黑暗中点亮一盏孤灯,找出需要替换的尿样,挪至墙边,低身打开墙上的一个塑料盖子,将尿样送至隔壁125房间,一个不起眼的储藏室。随即,尿样被转移至旁边大楼内,俄罗斯特工部门要打开尿样瓶的机关锁。锁住尿样瓶的装置由瑞士公司研发,一般人除非破坏瓶体,否则无计可施。特工部门将运动员几个月前的干净尿样瞒天过海替换了问题尿样,神不知鬼不觉地送回实验室。
与此同时,罗琴科夫也是调查报告中最关键的证人。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独立调查小组主导人麦克拉伦也强调,他已经获得了此前储存的尿样瓶样本,并表示那些尿样瓶上有划痕的就是被替换的样本,而这些样本也只出自罗琴科夫。
俄罗斯官方对调查表示质疑
据英国BBC报道,俄罗斯官方在改组反兴奋剂机构的同时,也成立了专门的调查部门。
调查部门公布的一项结果显示,索契冬奥会兴奋剂事件的“告密者”——前俄罗斯反兴奋剂实验室负责人罗琴科夫曾通过私人途径向运动员提供兴奋剂,他的举报实际是为了掩盖自己才是“兴奋剂元凶”的真相。
俄罗斯调查委员会在声明中提到:“有证据表明,罗琴科夫曾亲自为运动员和教练提供药物,运动员和教练员并不清楚这些药物的用途,然而后来这些药物被确定为提高成绩的兴奋剂。”
同时俄罗斯官方也再次强调,“罗琴科夫摧毁了运动员的样本,然后指责俄罗斯实施国家兴奋剂计划。”
俄罗斯总统普京曾在2016年接受《莫斯科日报》采访时表示,罗琴科夫的行为是“一个声名狼藉的人对体育的干预”,并称重蹈“政治干预体育”的覆辙非常危险。

对“清白”的运动员来说
错过奥运会将是一场悲剧

俄罗斯总统普京 就世界反兴奋剂机构针对全体俄罗斯运动员的决定表达了不满,“如果他们决定惩罚整个集体,那我只能推断,他们视体育运动的纯粹性于无物,不考虑体育运动本身的利益和奥利匹克运动的发展,完全只出于政治考量”。
普京还指出,任何惩罚都应针对个人,而不应殃及到整个集体,“使那些和违纪行为完全不沾边的无辜的人受到牵连”。
全俄游泳联合会主席弗拉基米尔⋅萨尔尼科夫 认为,对于参赛历史“清白”的运动员来说,错过奥运会将是一场悲剧,任何人都无权剥夺他们的运动梦想。
俄罗斯水球、跳水、花样游泳联合会主席弗拉申科 表示,俄罗斯其他体育项目团队在2016年巴西里约热内卢曾有过相关的惨痛经历,虽然他所在的联合会没有被牵扯进去,但这对所有参赛选手都有影响。俄罗斯冬奥会项目的运动员在平昌冬奥会也有过相关经历,但是他们表现得很出色,赢得了奖牌,获得了胜利。所以他相信,即使明年东京奥运会俄罗斯运动员再次被迫面临这种不利局面,他们也能够在比赛中证明自己的实力。
俄罗斯越野滑雪联合会主席叶莲娜⋅维亚利别 在电话采访中表示,现在捍卫俄罗斯运动员的权利已经不是联合会的责任,而是俄罗斯奥组委和俄罗斯反兴奋剂组织及其理事会的责任。她表示,国际反兴奋剂组织执行委员会对俄罗斯作出的禁赛决定是一个可悲的消息,但是绝不能放弃,应该坚持到底,而不能不闻不问让运动员遭受这样的命运。
外交部回应反对体育“政治化”保护“干净”运动员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 表示,中国政府历来高度重视反兴奋剂工作,对使用兴奋剂采取“零容忍”态度。同时,我们反对将体育赛事“政治化”,主张保护各国干净运动员的合法权益,真正维护国际体育运动的公平、公正与纯洁。
这张禁赛“罚单”还有转机吗?
首先,俄罗斯有21天的时间可以进行申诉。俄国家杜马(议会下院)国际事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朱罗娃9日表示,俄将就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决定进行上诉。
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简称CAS,为判决涉及体育项目争议的国际仲裁机构。
由于调查可能需要旷日持久的时间,也许会出现拖沓和反复,甚至出现到东京奥运会结束,也无法最终决定禁赛。WADA也表示不确定针对俄罗斯体育的制裁,是否会在2020年东京夏季奥运会之前生效。
扩展链接:世界反兴奋剂机构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The World Anti-Doping Agency,WADA)是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下设的一个独立部门,于1999年11月10日在瑞士洛桑成立,主要职责如下:
1.制定并发布统一禁药名单。
2.审核各国(地区)的认证反禁药实验室资质。
3.投入资金进行反兴奋剂科学研究。
At 6 p.m. on December 9, Beijing time, the World Anti Doping Agency (WADA) announced in Lausanne, Switzerland that the Executive Committee had adopted the proposal of "four-year ban on Russia". It includes the Olympic Games held in the next four years and world competitions of various events.4.在世界范围内宣传反兴奋剂工作,让更多的人了解兴奋剂危害性。

According to the proposal, in four years, Russian athletes will only be able to participate as neutral players, not to raise the Russian flag and play the Russian National Anthem;



The suspension "ticket" will affect Russia"s inability to participate in the Tokyo Olympic Games in 2020 and the Beijing Winter Olympic Games in 2022, and it may miss the whole four Ice Hockey World Cup. In addition, if Russia has been authorized to hold large-scale international events in the next four years, it may also be withdrawn from the authorization, and the events will be held by other countries.



This is not the first time that Russia has failed in the Olympic Games. In 2016 Rio Olympic Games and 2018 Pingchang Winter Olympic Games, Russia has also been issued a "ticket".

The suspension does not involve the 2020 European Cup, nor will it affect the qualification of Russia"s St. Petersburg to host the European Cup. The Russian men"s football team can participate in the 2022 World Cup qualifier in the name of the national team. If the Russian men"s football team enters the final stage of the world cup, it will no longer be able to compete in the name of the Russian national team, and it needs to submit the application for neutral status. However, FIFA also said that there is no so-called "neutral country" in the world cup, so how to compete will be further discussed with the World Anti Doping Agency.

The controversy over doping in Russia stems from two reports

In recent years, the controversy over doping in Russia mainly stems from two reports, the Schmid report and the McClaren report.

In the Schmid report released by the 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 in 2017, "it details Russia"s efforts to help its athletes cover up the use of illegal drugs during the 2014 Sochi Winter Olympics, including changing urine samples and modifying drug test results.".

Before the Schmid report, the McClaren report also pointed to the problem of drug prohibition in the Sochi Winter Olympics.



Richard McClaren pictures from the Internet

On July 18, 2016, the World Anti Doping Agency released the "independent investigation report" completed by Richard McClaren, a member of the agency"s independent committee and Canadian lawyer, including details such as the participation of Russian sports department in the manipulation of the 2014 Sochi Winter Olympics and how the Russian side "changed urine samples". This report directly contributed to the introduction of temporary sanctions against Russian sports by the 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 which also affected Russian track and field and finally failed to meet the Rio Olympic Games.

On December 9, 2016, the second part of McLaren"s "independent investigation report" was released, involving 1166 urine samples from 2011 to 2015. It is said that the Russian drug ban disclosed in the report involves 30 summer and Winter Olympic Games.

According to USA today, the competitions covered in the report include the 2012 London Olympic Games, the 2013 Universiade and the Moscow World Athletics Championships, as well as the 2014 Sochi Winter Olympics. This report provides evidence that the urine samples of Russian athletes have been changed, and points out that Russia uses the urine samples of the team members extracted in advance to add salt and other substances to fake the actual urine samples.

Is rochenkov the culprit?



According to media reports, Mr. rochenkov, who has been in charge of the Moscow Anti Doping Laboratory for many years, knows the drug-related behaviors of the whole Russian sports very well, and even he is the participant of these scandals. It is the massive evidence he provided to the independent investigation team of the World Anti Doping organization after he "defected" to the United States at the beginning of this year that gave birth to the later McClaren report.

The New York Times interviewed Mr. rochenkov when Russia launched a criminal investigation into the "abuse of power" of the former head of the Russian Anti Doping laboratory who fled to the United States. In the report, Mr. rochenkov described how the Russian side organized the use of doping to avoid inspection during the Sochi Winter Olympic Games: room 124 of the doping test center was used to place doping urine samples. After receiving the instructions, Mr. rochenkov and his colleagues lit a solitary lamp in the dark, found out the urine samples to be replaced, moved to the wall, lowered himself to open a plastic cover on the wall, and Urine samples are sent to the next room 125, a humble storage room. Immediately, the urine sample was transferred to the nearby building, and the Russian secret service wanted to open the mechanism lock of the urine sample bottle. The device to lock the urine sample bottle is developed by Swiss company. Ordinary people have no choice but to destroy the bottle. The secret service replaced the clean urine samples of the athletes several months ago, and sent them back to the laboratory unconsciously.

At the same time, rochenkov is also the most critical witness in the investigation report. McLaren, the head of the independent investigation team of the World Anti Doping Agency, also stressed that he had obtained samples of previously stored urine bottles and said that those with scratches on them were the replaced samples, which were also only from rochenkov.

Russian officials question the investigation

According to the BBC, Russian authorities have set up a special investigation department while reorganizing the Anti Doping Agency.

According to a result released by the investigation department, the former head of Russian Anti Doping laboratory, rochenkov, the "informant" of doping events in Sochi Winter Olympic Games, once provided doping to athletes through private channels, and his report was actually to cover up the truth that he was the "stimulant culprit".

"There is evidence that Mr. rochenkov h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