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访问链接:
www.weidongbo.cn//g999&tag=513&page=1

库市火速通过"议会封口"新章程,只为效忠开发商?


关注Cupertino高密度    11/27     629    
4.7/3 



在感恩节之前11/21的市议会上,Cupertino市议会上演了令人震惊的一幕。三位市议员集体通过一条市议会新章程:允许三个议员把一项讨论议题从市议会agenda里面抹去。而这条新规定立刻生效的当晚,就对市议员市议员Darcy Paul和Steven Scharf进行封口,抹去他们二人共同提出的尽快澄清Vallco zoning的会议议题。


Darcy Paul提议讨论澄清Vallco zoning的理由是,为了防止2018年1月1日几个加州新法生效后,Vallco的高密办公楼指标和其他模糊的zoning语言自动引发大规模住宅建筑指标。Steven Scharf则在11/21会议上苦口婆心详细解释现在的Vallco zoning实在有太多模糊语言和法律漏洞,令人忧心参考文章在此。Darcy Paul还特别解释,期望开启这轮澄清zoning的讨论并非反对城市发展,仅仅是出于一个民选官员的责任心。如果不做详尽研究,不开启公开讨论,那么很可能在库市人民都搞不清楚状况的情况下,就发现Vallco在2018年自动从州法中获得超高超密的大规模住宅指标。而官员们假如稀里糊涂允许这种事情发生,是对于本市人民极度不负责任的行为。但是,即使这样目标明确的议题,却在11/21被彻底封口。

要知道,大多数城市根本不存在抹去会议agenda议题的奇葩法律。库市过去的规定是:
1. 两个市议员可以把一项议题放入会议agenda
2. 市长个人可以把议题放入会议agenda

在今年12月5日的市议会上,Darcy Paul马上要宣誓就任轮值市长。Rod Sinks, Barry Chang, Savita三位议员如此急不可耐通过这条非常罕见的新法规,很难让人相信仅仅是时间上的巧合。要知道,当两位市议员觉得某件事务很重要,需要放入会议议题公开讨论的时候,其他市议员如果不同意,尽可以在公开讨论之后投反对票。而制定一项法律来“抹去讨论议题”,等于市议会占大多数的议员可以联手封杀掉少数议员的话语权,或者说,可以孤立并反制市长。占多数方的议员明明可以当众投反对票,为何却连给人当众说话的权利都不敢?为什么非要通过这个新法律来进行黑箱操作,秘密封杀少数议员的话语权?这只能说明某些人内心有不可告人的目的,有些东西压根不敢拿出来在台面上讨论。

而且,这个法律第一次执行就是为了保护Sand Hill开发商的利益,更让人觉得司马昭之心,不言自明了。而在11/21会议上,三位议员表示,他们希望充分倾听人民的呼声,所以不能在holiday season讨论这么重要的Vallco议题。因而,他们三人是出于一片“爱民之心”,不得不抹去议题。而极具讽刺意味的是,2014年这三位议员不顾planning commission的反对增加办公楼quota的决议,偷偷给Vallco site加上两百万平方英尺办公楼指标,并且把楼房限高从45ft-60ft 改成不设限的会议,正是holiday season的12月2日到12月4日(背景介绍在此)。当时的议会中,只有Darcy Paul一个人投了反对票。而Better Cupertino支持的市议员Steven Scharf那时还未当选。也就是说,某些议员完全是双重标准。他们给开发商赠送优惠,就可以趁着人少,甚至搞凌晨投票,秘密进行。现在有人提议有可能要把指标减少,却连公开讨论都不允许。这不能不让人怀疑,这些官员做事到底是仅仅对开发商全权效忠,还是真的倾听市民呼声,为了人民考虑。

如果你也担忧Vallco明年能自动得到盖几千公寓的指标,反对市议会黑箱操作,请在Better Cupertino的请愿书上签名,敦促库市议会能尽快公开讨论并澄清Vallco zoning(也请关注Better Cupertino网站www.bettercupertino.org主页,跟进我们下一步的行动)。希望大家能转发自己的朋友一起签。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