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访问链接:
www.weidongbo.cn//p116580&g=999&tag=&page=1

10月17日读经旧约经文注释-耶利米书

JL    10/15     637    
4.0/1 

1:1-19 耶利米蒙召作先知:本章介绍了耶利米蒙召作先知的过程。当时的社会极其黑暗,犹大的灵性大大堕落,事奉偶像甚于事奉神,依靠强邻的保护过于信靠神的权能。比起其它先知书,本章尤为详尽地记录了耶利米蒙召作先知的过程(比较,结1:1-3;何1:1;摩1:1)。与摩西一样,耶利米虽然蒙了圣召,但却没有欣然回应(出3:11)。那是因为,当时的社会已腐败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满口谎言的得到尊敬,宣告真理的却遭受逼迫。在这种光景中,耶利米未能领悟神的伟大计划,反而急于辩解,“我不知怎样说,因为我是年幼的”(6节)。但是,神通过两个异象(11-16节)和必给予帮助的坚固应许(17-19节),使他认识到神的呼召是不可更改的。耶利米试图以难以担当先知使命为理由,回避神的呼召,但最终不得不勇敢地接受神的托付。通过耶利米我们认识到,作为履行神之大使命的传道者(太28:19),圣徒不应该回避而且也无法躲避神的呼召。倘若蒙召作传道之人的我们闭口不传福音,神也会兴起石头来成就此事(路19:40)。

1:4 耶和华的话临到我:明确表明本书的全部预言,并不是耶利米个人的见解,而是统治以色列并把人类引向公义的神之信息。

1:5 本节的四个词汇,表明了神的计划必然会使耶利米担当先知职分。 造:是神在造人时使用(创2:7)的词,表明神对耶利米的创造性主权如同窑匠的主权(18:1-4)。 晓得:意指“关注被预定蒙选择的对象”或“加以教导,雕琢成拣选的对象”(摩3:2)。在创18:19 相同意义的词翻译为“选择”。 分别你为圣:意指“分隔”或“使之圣洁”,意味着洁净使之用在圣洁的用途上,整理干净。 派你作:意指分配或承认,表明任命耶利米为先知。这四个动词共同表明,神定意要使耶利米担负先知之责,整个过程不按人的意念,是神主权性的恩典之中的任命。耶利米的使命范围,不仅包括他的祖国犹大,也包括邻近的列邦(25:8-38;46-51章)。

1:6 我是年幼的:?“年幼”亦指“年青人”或“少年”,意为“我是毫无经验的无能之辈,什么也不懂”。正如摩西在旷野蒙神呼召(出4:10)作出辩解一样,耶利米也想要回避神的呼召而作了一番辩解。但是,根据第7节,缺乏经验和没有能力,并不能成为拒绝神的呼召的理由(提前4:12),因为神使蒙召的人既有能力又刚强(18节;出4:12-17)。

1:7-17 指出了耶利米在执行神的命令之前,所当预备的两个事项:①束腰: 巴勒斯坦人穿的是长褂,因此他们在旅行、奔跑、作战或从事劳作时,都要束腰。本节意味着要准备随时迅速行动。用来束腰的带子,象征属灵争战的武器——真理(弗6:14)或公义(赛11:5);②起来:指犹如坐在圣殿美门口的瘸腿之人一样,跳起来奔走跳跃(徒3:2-8),而不是从床榻起身。

1:9 伸手按我的口:人的舌头性本恶(雅3:2)。在不同的情况之下,时而祝福,时而咒诅(箴11:9-11;罗马10:8-10)。因此,神在呼召工人时,就像以赛亚蒙召时一样,用手触摸人的口(赛6:6,7)。这意味着,赦免过去的罪并使之圣洁,而且要彻底拔除世界的虚假和邪恶,用洁净的嘴唇播种传扬真实和公义。此处不仅具有上述意义,还具有去除漫延于犹大的罪恶,而且也浇灌播种公义所需的神话语(来4:12)。因此,神按手在耶利米的口上是对耶利米的辩解:?“我不知怎样说,因为我是年幼的”的根本性回答。

1:10 拔出、拆毁、毁坏、倾覆、又要建立、栽植:前面四个动词强调耶利米是宣告审判的先知,后两个动词则表明他又是宣告恢复的先知。在这里我们不仅看到了耶利米先知事工的性质,更重要的是看出了神对人类的期待。神虽然会惩罚犯罪的人类,却通过本节暗示了必与人类一同建立自己的国度(弗2:1-10)。

1:11-16 使耶利米见异象的缘由:耶利米所看到的两个异象,象征犹大将因拜偶像和行恶,遭受巴比伦的侵略(13节)。神之所以给耶利米看这些异象是为了:①传递他所当要承担的事工内容;②藉着异象激起耶利米对同胞的怜悯,促使他欣然回应作先知的呼召,不再犹豫不决。

1:11-12 通过第一个异象——杏枝,使耶利米明确地认识到了呼召。此异象象征以色列虽然在受审判,但神却警醒不睡而保护(诗21:4)“余民”(亚9:8)。“杏树”包含“清醒”或“看守”之意,使人联想到既不打盹也不睡觉,且永远不离开自己百姓的神之保守。拉丁文的武加大译本就是从这种角度,将此句翻译为“守望者的杖”,这守望者的杖象征保守(诗23:4)或责罚(诗89:32),必每时每刻保护羊群。此异象给耶利米提供了根据,使他以喜乐的心担当这向同胞宣告审判的艰难的先知使命。

1:13-16 通过第二个异象——烧开的锅,耶利米看到足以毁灭世界的可怕势力自北而下。这可怕的势力指当时以新兴的势力登上国际舞台的巴比伦(结24:2-5)。神主宰世界万物,可以按照神的旨意使用这一切,来成就所计划的。在这里,神使用巴比伦来作审判的工具。“烧开”表明神愤怒的程度,意味任何人都不能逃避神的愤怒。我们可以由此联想审判工具巴比伦的威仪。

1:17-19 神通过异象使耶利米认识到神的呼召,再强调必保护他的应许,命令耶利米接受先知的使命,大胆地去宣讲神的话语。由此可知,神以恩慈与忍耐不断地劝勉、激励自己的选民。

1:18 坚城:象征安全(箴18:11,19);铁柱:象征威严和力量(加2:9;启3:12)。铜墙:象征坚固(15:20)。耶利米因惧怕顽梗的百姓逼迫他,故未能毫不犹豫地接受作先知的呼召,神藉着这些象征性比喻来给耶利米加添勇气(6节)。神邀请耶利米毅然决然地履行先知事工,因为神保守耶利米,仇敌的任何诡计均不能伤及他。耶利米确信神的这种保护,所以在40多年的苦难中,仍然忠实地完成了先知的使命。蒙神呼召作主工作的人在进入自己的禾场之前,首先要有两个意识:①明确的蒙召意识,是神呼召他作主的工人; ②同工意识,当他为主作工时,神必常常与他同在。若没有这些,不仅不能完成使命,而且必然会陷入骄傲或丧志。

2:1-38 预言将必审判犹大的罪:在本文中,耶利米通过12次的讲论,揭露了犹大的现状。他控诉犹大完全陷于拜偶像和行恶,并且阐明了将遭受审判的原因。一言以蔽之,他们的过错就是背弃了与神所立的约。这是背判了神与他们的信任关系,是最根本的罪。任何理由都不能使之合理化。

2:1-5 耶利米的预言和生平:本文继耶利米蒙召(1章)的记载之后,记录了耶利米正式履行先知使命,而对犹大所发的预言内容。在本文,他痛斥犹大的罪行,预言他们必受惩罚,也攻击了假先知。同时通过预告犹大必得恢复,给他们带去了盼望。本文亦描写了耶利米在执行先知职分的过程中,所受的苦难(26-45章)。这表明,履行神使命的道路,在属灵世界是荣耀之路,但在这世界中却是苦难的延续。

2:1-5 犹大蓄意犯罪:据推测,本文是先知耶利米的第一篇讲道,指出犹大犯罪是出于蓄意。亦即,他们的背道行为是蓄意犯罪,是不能得到饶恕的行为。从内容来看,此信息可能是在约西亚进行宗教改革(B.C.622)之前宣告的(王下22:3-23:25)。

2:1-3 对神的依赖:神在指责犹大所犯的罪行之前,首先回忆了曾经相互信赖的笃信关系。神使他们回想到,以色列在出埃及和在旷野中,对神的完全依赖,就是选民当采取的行动。神指出,正如神将初熟的果子分别为圣一样(出23:19),以色列百姓在列邦中是得救之人的代表(雅1:18;启14:4)。这种比喻都成为将来指责耶路撒冷的根据。因为当时的犹大人,都过着与这个比喻相违背的生活。

2:2 你幼年的恩爱:回忆过去的以色列如纯真的少年般单单跟随了神的话语,信靠神是全然而率真的行为如同少年依赖母亲一般。

2:4 各族啊……你们当听……:神使百姓记念法律义务或施行审判时,常使用这句话(17:20;赛1:10;结13:2;何4:1;摩7:16)。本节则为了向所有以色列百姓,控诉5-13节所记录的两个恶行,而使用了这句话。

2:5-8 本节以概括性的言词斥责了以色列的罪行。他们在每一个重大历史事件中,均没有承认恩待以色列的神(5,6节),而是拜假神(7,8节)。虽然以色列罪恶多多,但神首先指出其与神关系上所犯下的罪,从而表明人所有罪的背后,都是因人与神的关系不正常。

2:6 他们也不说……耶和华在哪里呢:悲叹犹大百姓不仅在行为上没有尽心敬拜神,更是从心思意念中完全弃绝神。他们忘却了神在出埃及的旅程中,从死亡的边缘安然保守他们,且使他们顺利地定居迦南地的恩典(出3:7;申8:15),反而生出了骄傲之心。

2:9-13 争辩:是“辩论”的法庭用语(赛1:1-18)。神以以色列的背约为诉讼内容。根据法定程序,神指出了以色列的罪行。

2:10-11 “基提海岛”指犹大西部的所有地区。“基达”是阿拉伯人所居住的地方,指犹大东部的所有地区。之所以论及基提海岛和基达,是为了对比外邦人历世历代事奉假神的事实,更突出以色列离弃真神而膜拜偶像的罪孽。

2:12 诸天啊……极其恐慌:控诉以色列在进入应许之地迦南之后,其信仰远远逊于艰难的旷野时代。这些文学化的言词,同时也表明了他们的罪孽深重得足以使天惊奇(赛1:2;弥6:1,2;赛1:4-9)。20-28节记录了他们的罪行。

2:13 两件恶事:是犹大最根本的罪行:①离弃活水之源——神:“活水”是万民均可喝的生命之水,它不分时间和季节而时刻流淌(亚14:1,18 ;启7:17;22:17);②凿出破裂不能存水的池子:“池子”派生于“雕刻”一词。可指他们造了既没有生命又不能带来生命的偶像(10:5 ;申4:28 ;诗115:4)<王上14:23,偶像论>。

2:14-19 依靠人的犹大:记录了犹大的另一个罪行和罪所带来的结果。这罪就是为了抵抗神的惩罚巴比伦—巴比伦的侵略,向另一邪恶势力埃及和亚述求援(18节)。众先知曾多次警告,试图依靠人的力量而逃避神是愚蠢的行为,因为这惩罚是因与神的关系遭到破坏而来(赛31:1;何7:11,12)。结果:①犹大的百姓沦为俘虏(14节);②他们所居住的地方变成废墟(15节);③他们所求助依靠的埃及,反使他们倍受痛苦(16节)。埃及是压伤的苇杖,必刺透依靠她的人(赛36:6)。人若离弃了神,就无法得到任何保护。不敬畏神已是很严重的罪行,更何况向虚妄之物俯伏求助,这无疑是违背神之护理的滔天之罪。

2:16 挪弗和答比匿:均为埃及的主要城市,常用以指埃及(43:7-9;赛19:13)。犹大离弃了他们的生命之源和生命之根本——圣殿所在之地耶路撒冷和神的话语,而依靠了拥有强大军事力量的埃及。所以,神不仅毁灭了犹大,甚至摧毁了埃及。对神的子女而言,没有比离弃神去寻觅安息之处更为愚蠢的事了。

2:20-28 犹大的背道:耶利米用六个比喻描写犹大的背道:①折断轭、解开绳索的兽(20节)——比喻他们违背神的律法而废弃所立之约;②行淫的女子(20节)——比喻拜偶像(结16:20;23:49);③不结果子的葡萄树(21节)——比喻整个日常生活充满罪恶,不能结出公义的果子(申32:32;赛5:1-7);④快行的独峰驼(23节)——比喻无律例,而不服从耶和华(申28:14);⑤欲心发动的野驴(24节)——比喻他们热火朝天地拜偶像,使得任何人都无法控制这局面;⑥被捉拿而蒙羞的贼(26节)——比喻他们现今虽乐不思蜀地行恶,但那患难之日(彼后3:7),他们的快乐将彻底转变为羞愧。为了说明犹大的堕落,竟使用了如此多的比喻,这表明当时犹大的罪行已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这些比喻大都强调了以色列的堕落出于他们自已的选择。

2:21 上等的葡萄树象征蒙神所爱的以色列。

2:23 犹大没有资格在神面前说自己圣洁,却无耻地主张自己从未玷污神、崇拜巴力。他们顽固地想要隐藏众所周知的罪,欲使之得到合理的解释,此行为实在是丑陋无比。耶利米提出犹大事奉巴力的证据,严厉地指责了他们。你谷中的路:指犹大人为了事奉偶像而经常来往于山谷之间,从而在谷中辟出道路。快行的独峰驼, 狂奔乱走:指他们狂热地膜拜偶像。

2:27 木头:指竖立起来的木头,是偶像之一。

2:28 你神的数目与你城的数目相等:根据西拿基立的记录,犹大有坚固城邑46座,还有许多其它小城邑。耶利米以犹大城邑的数目,比喻当时犹大人事奉了数不胜数的虚假偶像。他们之所以膜拜如此多的偶像,是因为:①继续崇拜出埃及时所带出来的埃及的众多假神(书24:14-23);②定居在迦南地之后,一起服事迦南土著的神(士2:11-13);③所罗门在位之时所缔结的政治联姻,使外邦妇人将偶像带进以色列(王上11:1-5);④拜北国以色列侍奉的偶像(王上16:30-34);⑤玛拿西王在位之时,开始重新膜拜日月星辰(王下21:1-18)。

2:29-37 上文(1-28节)揭露了犹大的罪属于蓄意犯罪,而百姓均积极参与了罪行,而在本文,神中断辩论,宣告了公义的审判(罗6:23)。倘若犹大有悔改的心,神或许还会容忍等待(彼前3:20)。然而,他们却逼迫督其悔改的先知,甚至还杀害先知,所以审判必不会再迟延(32:2;38:6;来11:37)。尽管如此,百姓却发怨言,说自己受到审判是因神冷酷无情。犹大受审判,其责任不在于神,而在于不思悔改的百姓。

2:31 这世代的人哪:直接表现出了先知的愤怒和惊讶。 你们要看明耶和华的话:RSV将“看明”译为“注视”、“留意”(heed),明确了此词所具有聆听、观察、深入默想并持守的涵义。

2:33 你怎么……也叫他们行你的路:外邦人目睹神的子民犹大违背律法肆意妄为,便从中得到行诸恶的力量。世界都在关注信神之人的整个生活,而那生活将会发挥正反两种影响,所以圣徒要时刻警醒。其实,我们蒙召是为了宣扬耶稣基督的美德(彼前2:9)。

2:34 虐待穷乏人和孤儿寡妇,杀害指出错误的人,犹大的这些行为进一步说明了审判的必然性。犹大的执政者,将贫穷之人和宣布神话语的人视为杀人强盗。亦即,他们苦待蒙拣选受神特殊保护的人(出22:22),侵犯了人又违背了神的话语。手握权柄的人,应当认识到其权力来自神,并且要实现神的公义。然而,他们却假藉手中的权力,犯下了专行不义的双重罪行。神多给谁,就会向谁多取(路12:48),所以掌权者务要警醒,不致于因着所受的权柄惹动神更大的审判。

2:36 你为何东跑西奔:表明犹大百姓未能走上选民所当走的道路(约14:6),反而走上世界的道路(诗1:6;箴1:15,16)。亦即,他们听到将被巴比伦灭亡的预言之后,也未曾仰望神的帮助,而是试图依赖亚述或埃及等属世的力量来逃避审判。依赖如晨露般易逝的世界,是出于属灵的愚昧。信徒惟一的依靠和避难所是耶和华神(撒下22:3;诗46:1;91:9;118篇;箴14:26)。

2:37 两手抱头:比喻蒙了羞(撒下13:9)。因为犹大离弃神而投靠了埃及,所以必然会蒙羞抱辱。世俗的权势或事物,或许能够成为我们一时的避难所,但最终反使我们陷于羞辱或毁灭。

3:1-5 犹大受审判的必然性:以决定性证据来论证犹大受审判的必然性。即指明当时犹大拜偶像是不可挽回的罪,犹大就像背判丈夫之后尤不知耻的妻子一样。倘若有夫之妇与诸多情人行淫不止,就理当赶出夫家。而且,她再也不能回到丈夫的身边。关于夫妻之间贞洁的律法(申24:1-4),同样适用在属灵的夫妻——神与选民之间。犹大如淫妇一样热衷于偶像祟拜和诸般罪恶,如今,为其之夫的神不再恩待她,使她不得再归向神的怀抱。然而,即使是犯下了不可挽回的罪(何3:1-3),只要在神面前诚实地认罪悔改,就还有可能得到恢复。因为神的爱具有不折断压伤的芦苇,不吹灭将残的灯火之大能(太12:20)。当时的犹大,仅仅是在形式上寻求神,不但没有悔改,还继续属灵的淫行。因此神的震怒必然会临到他们。人之所以受到神的惩罚,是因为他是罪人,但更主要的原因是他没有认罪悔改。

3:3 甘霖:指10月份撒种之后下的雨;春雨:则指4月份秋收前夕下的雨。巴勒斯坦的水源稀少,若不及时下雨,那一年就不会丰收。耶利米所说的甘霖和春雨,不单单指促进植物生长的雨水,而且也象征着神随时的恩典(来4:16),或神对选民的恩允(何6:3)。犹大之所以灭亡,是因为他们的罪行断绝了神的恩典(民32:15)。

3:5 发恶言:意指“述说此番话之际”,表明了犹大的言行不一致和神悦其悔改的性情。事实上,神并不喜欢报仇(出34:6,7),反而愿意施行无条件的饶恕和赦免(赛44:22)。然而,犹大拒绝神的恩典,自愿走向惩罚之路,惹动神的审判。 随自己的私意而行:意指竭尽所能的去作,表明犹大人作尽了诸般的恶事。属灵的祝福和世界的情欲不能并存,但悖逆的犹大却妄想既不放弃世界,又骗取属灵祝福。人不能侍奉两个主(太6:24),为了拥有更有价值的,应当放弃属世的欲望。

3:6-30 悔改的邀请和审判的确切性:这部分是耶利米12篇讲道中的第二个讲道。这与第一篇讲道(2:1-3:5)不同,可能是约西亚王(B.C.640-609)进行宗教改革以后发出的信息。根据内容,可以把本文分为以下二个主题:①你们要归向我(3:6-4:4):第一篇讲道的强调点是审判,相对而言,本文则从神的怜悯出发督促他们悔改 ;②你们将要受刑罚(4:5-6:30):虽然神赐下了悔改的机会,他们却不悔改。那样,审判必然会临到他们。本文更加具体地暗示了巴比伦将作惩罚的工具。

3:6-10 不悔改的犹大:北以色列国肆意膜拜偶像和放纵的罪恶,于B.C.722,因神的公义审判被亚述的撒缦以色5世所灭亡。本文痛斥犹大竟愚蠢地忘却了这一历史教训,人类区别于其它被造物的是可从过去的历史事实中吸取教训,努力不再犯同样的错误。犹大目睹北国以色列灭亡后,仍未悔改,这表明他们没有属灵的洞察力和历史意识。

3:6 悔改:神藉着耶利米使犹大回想,昔日北以色列正是因违背神而遭灭亡,督促犹大不要步他们的后尘。美善的神以历史教训为基础,促使他们在现实中推动改革。本文的主旨是:悔改, 用以指:①妻子归向丈夫(3:1,7,10;4:1);②悖逆之人悔改行善(3:12);③百姓被掳归回(31:16)。本文多从第二层意义使用“悔改”催促犹大诚心悔改归向神。

3:8 休书:公开与神决裂的文件,具体意味着以色列的灭亡和被掳。北以色列被神所离弃,她不仅失去了国家,还因撒缦对以色列的移民政策,彻底丧失了民族性,而且丢失了对耶和华的信仰。这是他们悖逆的后果(王下17:24-41)。犹大虽然目睹了以色列因拜偶像而受到的惩罚,却“还不惧怕,也去行淫”,其罪甚于以色列。对以色列的惩罚,并没有局限在彼时彼地。

3:11-18 犹大的悔改将带来的祝福:记录了当犹大悔改认罪时,所将得到的祝福。因为犹大没有悔改,这些祝福并没有立即成为现实,而是藉着日后基督的降临才得以成就(15,17节)。本文也彰显了神的怜悯。人犯罪在先,神却先提出和解。神并没有坐等人类悔改,而是采取积极且无条件的救赎行动(罗5:8)。综览圣经,这一点体现在:①神藉着耶稣基督的代赎性死亡(徒13:38;多2:14;彼前3:18)而赦免人的罪(诗103:3);②神接纳悔改的罪人(路15:18-24)。在本文,神的怜悯具有以下的预言性意义:①被掳归回的犹大人与改宗的外邦人,一起居住在新耶路撒冷;②到了新约时代,分散在各处的神的子女将会回到教会;③犹太人和外邦人联合建立神的教会。

3:12 向北方宣告说……回来吧:北方是指被亚述流放到各处的北以色列百姓(王下15:29-31)。神向那因神的震怒而偿付罪价的北以色列宣告,“你们要认罪悔改,归向满有怜悯的我”。有些人认为“归向我”只是指从被掳之地回到自己的国家,但是更为正确的解释应该是认罪悔改,重新找回真神信仰<3:6-4:4,悔改>。指责犹大罪行的耶利米,突然向已灭亡的北国百姓宣告“归向我”,是为了表明神的伟大计划超越时空。全能的神,可以凭着自己的慈爱作成人所认为绝不可能的事,但这就需要人的诚实。正因如此,神在使他们归还之前,首先要求他们离弃罪孽,这是神击散他们的原因。

3:13 承认:意指承认自己是罪人,告白自己所犯的罪行,并等候神满有恩典的处罚(约壹1:9)。

3:14 从一城……带到锡安:暗示虽然神以慈悲呼唤他们,悔改之人却少而又少。但神却自始至终以诚实待这少数人,伸出了救赎之手。能否进入永恒的世界取决于人是否回应了神的呼召。以诚实回应神之信实的人,可以加入这救恩之列;反之,则会掉进永远的灭亡之坑(帖后1:9)。

3:16 约柜象征着神的临在,当时极受尊荣,此预言却说人们将不再需要它。关于这极具冲击性的预言,众人议论纷纷:①若神赐下了祝福,就不会再有入侵的仇敌,因此约柜也就不必搬到战场(撒上4:4,5);②若道成肉身的弥赛亚降临了,约柜的象征意义就得到了实现。但是,本节所说“你们在国中生养众多”的日子,应视为由基督统治的弥赛亚王国。亦即,本节预言了新约教会的兴旺,会使人们通过肉眼所不能见的神之律例,进入合乎真道的信仰生活,虽然不再有约柜这样眼所能见的对象(来8:8-10)。

3:19-25 神等候罪人的悔改:耶利米栩栩如生地描绘了百姓听从悔改的督促而归向神的情景。本文采用了对话体,悔改的百姓可比作浪子——在濒临死亡之际,他回顾父家的富足,思想回到父身边之后应怎样谢罪(路15:17-19) ;而呼唤他们说:“回来吧,我要医治你们背道的病”,且苦苦等候的神,则可比作日复一日地等候浪子回头的慈父(路15:20)。

3:21 净光的高处:指无法栽种树木的荒山,在本节则指拜偶像的地方。即使是百姓在此地献上其火热迫切的祷告,神也断不会应允。因为他们的身心早已远离了神。

3:23 仰望从小山或从大山的喧嚷中得帮助:指愚蒙的犹大百姓,竟然将希望寄托在偶像身上,向各方各处求告偶像。他们无视作工的永活真神,将自己交给有口不能言、有脚不能走的偶像(诗115:3-9),这是自取灭亡(诗16:4)。惟有神才能彻底地解决人的各样问题(赛43:3)。犹大百姓曾亲身经历过这一点,如今竟依靠了偶像。这实在是无法逃脱的罪行。

3:24 那可耻的……吞吃了:有很多时候,悖逆的子孙不仅未能光大先祖的产业,反而会遭践净尽。以色列亦然。他们蒙拣选作了神的选民,理应效法列祖而事奉耶和华神。但是,他们却服事了偶像,以致于陷入困境。如今,就其民族和血统而言,他们或许还是神的百姓 ;但就其属灵光景而言,他们却是被遗弃的人。倘若他们认识到自己的行为不仅有愧于自己,更是辱没了先祖;如果他们告白自己的愚蒙,神必然会恢复他们作儿女的身份(何14:4)。不幸中之大幸,本节指出是偶像吞吃了他们所献的祭物,由此告之了偶像祟拜的虚妄性。须知,认识到目前的苦难纯粹是因着自己的罪孽,才能道出此番告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