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访问链接:
www.weidongbo.cn//p116679&g=999&tag=&page=1

【博济医学院与梁氏家族的历史渊源浅议】~蒙城老張有话说

蒙城老張    10/19     805    
4.0/1 















        广东先贤-梁培基医生于1894年考入博济医学堂,开始了他的医生生涯,也进而开启了他的医学救国之路的起源之路。博济医学院落户广州建於广州源自于广州地处中国南方主要的与西方世界贸易交流通商口岸,广东地灵人杰,产生了近代中国产生大量的各领域杰出人物与领袖...带领中国迈入世界工业革命发展洪流的重要的起源地之一。而博济医学院正是这个历史进程中极具代表性的中西方交流的桥梁以及见证者,它横跨三个世纪,历经了175年的风雨沧桑,中国近代史上无数的风云人物,都在此停靠留痕,学习成长,壮大成才,成为近代中国社会的栋梁人物,比如:从林则徐,孙中山,中国第一位西医...,中国第一位军医关滔,中国外科手术之父黄宽,有中国第一个南丁格尔美誉的张竹君,医药救人实业救国的广东先贤梁培基医生,国学大师陈垣先生...等等风云人物。博济医学院已经不是一个单纯的培养医生的学校,他承载贯穿汇集了近代中国历史的风云变幻厚重历史,以及救人济世的情怀与传承。                                                                                                                                                西方的科学知识和现代工业文明传入东方诸国,以基督教本身传教的教义有着极其紧密的关系,我们应该以公正的视野来看待西方传教士在东方的传教推广,以此同时也传播现代科学文化知识方面所起的历史积极作用和意义。1830年美国公理会派遣裨治文前往广州传教。1834年又派传教医师伯驾到广州联合当时巨富伍秉鉴先生,伍以10万两白银的捐献,於.1835年11月在广州新豆栏开办“眼科医局”(又称新豆栏医局),设有接待室、诊断室、配药室、手术室、观察室,能容纳200人候诊,规模超过当时闻人名医郭雷枢的诊所。由于医术先进,免费为穷人治病,求医者日益增多,发展极速壮大。这就是新豆栏眼科医局演变为博济医院的开启源头。

       1836年在广州引起知识界强烈震动的《任用医生在华传教商榷书》,作者郭雷枢医生首倡用治病的方式在华传教,主张教会多遣传教医师来华,得到梵蒂冈教会认可。郭并与伯驾、裨治文三人联名,在广州发起组织了医学传道会。1838年2月21日,医学传道会成立。郭雷枢任主席,伯驾、裨治文等任副主席。就此开辟了以医学传道会为依托的引进现代医学传播教授西方医学,培养当地本土人才的西学医生的序幕。
        博济医学堂与梁氏家族的历史渊源也引出与孙中山先生的校友之缘,孙中山先生早期就读博济医学堂习医,比梁高几届,故此有梁培基与孙中山先生同为博济医学堂学生校友的历史渊源。革命的先行者孙中山就是早期的搏济医学院的学生,因从事革命活动被清廷通缉而亡命于日本。博济医学院与梁氏家族的渊源,孙中山先生在博济医学堂习医的简史:博济医学堂於1844年迁至联兴街,1854年由美国人嘉约翰任院长。1859年初,迁至南关增沙街。1865年始迁至仁济大街,并改名为博济医院。1866年,博济医院办了一所博济医学堂,1879年更名为南华医学堂。嘉约翰和黄宽曾在该学堂任教师。1886年,刚满二十岁的孙中山,经喜嘉理介绍,入南华医学堂习医。孙中山后来追忆习医的动机是“以学堂为鼓吹之地,借医术为入世之媒”。在南华医学堂读书一年里,孙中山一边学习,一边联络同志,如三合会员郑士良(弼臣),是孙中山的同学,后来发动会党多次响应孙中山起义。孙中山又通过校友尤裕堂,结识了后来成为“四大寇”(当时孙中山与陈少白、尤列、杨鹤龄被戚友呼为“四大寇”)之一的尤列。孙中山先生在博济医学堂学习了一年,后转入香港西医书院。                                                                                                                 而这一时期正是中国民智开启,各种西方文明思潮不断冲击中国封建社会,各类聪明才俊义无反顾地积极吸纳学习西方进步,文明知识。梁培基于1894年考入博济医学院(当时称博济医学校),时年18岁,1897年毕业,因学习优秀,被校方留校出任教师。后又兼任广州市新成立的夏葛女子医科学校药物学系的教师。故此梁培基与孙中山先生有校友之源,梁培基积极支持孙中山同盟会早期革命活动,这也是后来民国初年孙中山先生与孙夫人去广州二沙岛梁氏家族颐养园小憩的缘由,续后有孙中山先生儿子孙科先生也在二沙岛颐养园置屋居住。
       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教会眼科医局停业。1842年11月,医局重新复业,已不限于眼科,改为综合性医院。此后,教会医院都设置专职或兼职神甫牧师,进行布道活动。

       19世纪50年代,伯驾将医局交由传教士医生嘉约翰主掌。1856年第二次鸦片战争时期,医局焚于战火。1858年嘉约翰在南关增沙租一华人住宅,改装为医局,1859年5月重新开业,正式定名为博济医院。此后数十年间,医院不断改进,至1935年医院百年时,总共为200多万名病人做过治疗,受外科治疗者达20多万人,占总数10%。
这里还有一段小小插曲,博济医学院是培养出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位西医医生的学校,这已是不争的事实,但是谁是第一人?目前好像没有定论,这也是有待中国医学教育界,慢慢考证的历史争议话题...。
       博济医院与医学传道相结合,19世纪上半期曾是欧美各国教会派遣传教士到华行医传教的主要渠道。在推动现代医学在华发展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外国遣华传教士多为医学传道会成员,也是博济医院的人员,他们的活动不限于广州一地,在广东省内外都留下了足迹。博济医院通过传教医生及医院培养出来的学生,产生了巨大的辐射作用。
单从培养出中国第一位西医医生,博济医学院在中国医学教育史上刻下了永远不可磨灭的名字:博济医学院。






传教士医生伯驾博士,博济医学堂创办人,院长。





















早期美国传教士医生嘉·约翰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