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访问链接:
www.weidongbo.cn//p117530&g=999&tag=&page=1

12月8日读经旧约经文注释-但以理书

JL    11/18     305    
4.0/2 

5:1-31 本章论到了巴比伦的最后一个王伯沙撒亵渎神的事件,和神的审判及巴比伦的灭亡。本章描绘了亵渎神之人的结局,表明了即使是在审判中,神依然带领自己信实的仆人走上更加美好的道路,并祝福他们。本章昭然若揭地表明了神的严厉审判必速速地临到亵渎神而专拜偶像的人,从而显明唯有耶和华是真神,也唯有他是掌管历史的主宰( 申6:4)。

5:1-4 本文是本章的序论,描绘了伯沙撒为一千大臣设筵的场面,是奏鸣巴比伦帝国的灭亡与伯沙撒之悲惨结局的序曲。

5:1 伯沙撒王:巴比伦诸王的家谱如下:①尼布甲尼撒( B.C.605-562);②以未米罗达( 耶51:31,B.C.562-560);③尼力里沙( B.C.560-556);④拉巴施玛尔杜克( B.C.556年);⑤拿波尼度( Nabonidus,B.C.556-539);⑥伯沙撒(Belscharusur,B.C.550-538)。这里的伯沙撒王就是巴比伦的最后一个王。拿波尼度把王位让给伯沙撒而隐退,却一直保留摄政王的名衔。设摆盛筵:当时,玛代王大利乌包围了巴比伦城,巴比伦城面临了经济、政治上最大的危机。在这种光景下,他们仍然摆设筵席,吃喝玩乐,这就注定他们必灭亡。这也暗示了王对百姓的剥削和道德上的腐败。

5:2 他父尼布甲尼撒:本章多处论到尼布甲尼撒是伯沙撒的父亲(11,13,18节),这并不是指尼布甲尼撒是伯沙撒的亲生父亲。之所以称尼布甲尼撒为伯沙撒的父亲,①作为建立巴比伦帝国的君王,尼布甲尼撒代表着巴比伦的荣耀和权势;②在血统上,尼布甲尼撒是伯沙撒的祖先,即王朝之祖。皇后、妃嫔:在古代东方社会,原则上禁止女子参加王的筵席。伯沙撒的筵席全然无视和打破了这样的原则,表现出巴比伦道德、政治纲常已完全紊乱,这也是灭亡的预兆。

5:3-4 他们用神殿的圣洁器皿饮洒沤歌偶像,这一行为画龙点睛地表现出了伯沙撒对神的亵渎和当时漫延于巴比伦帝国的偶像崇拜。这教导我们,堕落的人必定走向偶像崇拜,人的狂傲是亡国的根本原因( 箴16:18)。

5:5-9 论到了一个指头在粉墙上写字的事件( 5:5,6),以及巴比伦哲士无法解释这些字的事件( 7-9节)。本文教导我们唯有耶和华是独一无二的神,他断不会任由外邦人亵渎神圣。

5:5 有人的指头显出:显现在王宫粉墙上的指头,实际上并不是人的指头,而是向肆意亵渎神圣与拜偶像的王传达审判启示的手段及方法。圣经多次使用了这种方法( 出3:19;赛59:1)。

5:6 就变了脸色……彼此相碰:生动地描述了王看到出现在粉墙上的指头和字之后,所表现出的惊惶不安。伯沙撒王的恐惧并不是来自外在环境,乃是出于内心深处。这教导我们:①离弃神的人在微小的冲击面前也不知所措;②人感到恐惧的最根本原因就是因自己所犯的罪。

5:7-9 为了解读粉墙上的字,伯沙撒王也与巴比伦的其他君王一样,召见了“用法术的和迦勒底人并观兆的”。但是,他们却没有能够解读那些字,暴露出了他们的无知与外邦神的无能。由此可知,认识神的知识最为宝贵,只有神所赐下的智慧才使人能认识世上最难解的奥秘(罗11:33-36)。

5:7 紫袍:王所穿的衣服,在古代象征王的威严。金链: 象征君主的荣耀和主权( 创41:42)。位列第三:意指仅次于伯沙撒王的地位。因为伯沙撒的父亲拿波尼度是摄政王,是巴比伦帝国的实际首脑,而伯沙撒则位列第二。这表明当时王是多么恐惧和惧怕( 箴28:1)。

5:9 这句话强调王惊惶的程度。那是因为巴比伦众哲士没有能够解释那些文字,王也对当晚将发生的致命性事件感到有些不祥预兆。

5:10-16 因着太后的提议,但以理应邀前来解读那些文字。本文鲜明地对比了外邦神和耶和华神,拜偶像的人和神子民之间的根本区别( 赛29:11;林后3:14)。

5:10 太后:可能是尼布甲尼撒王的王妃,或是伯沙撒王的母亲。根据他熟知但以理来看,她的年龄颇大,应该是但以理所曾事奉过的王妃。

5:11 太后向王讲述了但以理的经历和智慧。太后虽然赞许了但以理的属神智慧和聪明,但本节明确地表明支配她的是巴比伦的多神论思想。

5:12 本节再次论及了但以理惊人的才华与说预言的能力,从而为他的谏言和解释赋予了权威。但以理的这种聪明和才能,并不像巴比伦的众哲士那样,来自人或偶像,乃是万王之王,万主之主神亲自赏赐给他的。

5:13-16 王请求但以理讲解王宫粉墙上的字。但以理是在巴比伦的众哲士均遭到失败之后才出现的,这可以说是神的安排与护理,使他更加戏剧性地彰显从神而来的智慧,从而将荣耀归给神。

5:13 你是……但以理吗:王在确认但以理的血统和身份,暗示着他对但以理已早有耳闻。这也表明,当新王登基时,作为巴比伦众哲士之首的但以理失去了地位,没有与王建立直接的关系。

5:16 罗列了王对但以理的赏赐。这暴露了王只要有金钱和权力就能解决一切问题的拜金主义思想和不认识神的堕落性情。

5:17-28 但以理以尼布甲尼撒王为实例,指出了伯沙撒王的骄傲和亵渎神圣的偶像崇拜。然后解明了有关巴比伦的灭亡和王的最后结局的粉墙字。在本文中我们看到,但以理的清廉之心和在王面前只说诚实话的刚强信心。

5:17 你的赠品……把讲解告诉王:但以理拒绝王的赠品和赏赐的事件,体现出了他不被物质所束缚的清廉性情,以及单单宣告神旨意的耿直性格,和他刚强无畏的信仰。他拒绝王的建议的目的是:①使王和众大臣知道自己不被世上的财物或利益所左右;②使他们认识到不论所宣布的内容是祝福还是咒诅,均为无伪的真理。但以理拒绝了钱财,却心甘情愿地为王解字,这表现出了他对王的谦卑和忠诚及对神的旨意和命令的顺服,也具有审判这些不认识神之世俗权力的性质。

5:18-21 为要指出王的狂傲,宣布神的审判,但以理把先王尼布甲尼撒的狂傲和神对他的惩罚,即因精神病而被革去王位,如野兽般渡过7年的事件作为实例。换言之,他在宣告伯沙撒明知先祖尼布甲尼撒因狂傲而受到神严厉的惩罚,却不仅没有受教,反而变本加厉地更加骄纵放肆,因此无法逃避神的烈怒。这是一种出于信心的行为,只有全然依靠神的人,才能如此大胆地向骄傲而暴虐的王做出此番宣告。

5:19-20 反复强调是神将权势赐给了世俗统治者,并且神必废除骄傲之人而高举并使用谦卑的人<耶22:1-7,领袖的责任>。

5:22-24 但以理论及了伯沙撒王的具体罪行。

5:22 你知道这一切,你心仍不自卑:意指心中刚硬,摆出骄傲而不知羞耻的态度。明知故犯的罪要比因无知而犯的罪更严重,绝对无法逃避神的惩罚,而且审判也是致命性的审判。

5:23 本节所描述伯沙撒王的罪恶是狂傲、拜偶像和偷窃神的荣耀。气息:指“生命”或“灵魂”。一切行动的:意指对生活的计划或对生活的态度、命运等,关于人类生活的一切。

5:24 暗示审判的主体是耶和华神。亦即神为了指出伯沙撒的罪恶,并施行审判而启示了将要发生的事。

5:25-28 但以理阅读并解释了粉墙上的文字。弥尼,弥尼,提客勒,乌法珥新:是希伯来语的音译,意思是“数算数算、用天平称一称,不足而分”。意味着神将巴比伦帝国的所有罪孽都看在眼中,定了他们的期限和灭亡的时间,待到日期满足就把巴比伦交给玛代和波斯。

5:26 弥尼:具有数算之意,意指神数算伯沙撒王的时代,结束他的统治。重复弥尼,是为了强调:①神已彻底数算;②伯沙撒王的罪孽深重;③王的时候已到,只能结束。神并不单单数算巴比伦帝国和伯沙撒王,而是数算世上的万国和所有世人。因此,世界历史的兴衰存亡均取决于神的护理,历史也正在朝着神的目标而迈进。

5:27 提客勒:是“称重”之意,意指伯沙撒王被称在天平里显出不足。天平是正确测量重量的工具,①表明神必施行公正的审判;②神必以其一贯的统治原理施行公义。

5:28 毗勒斯:是希伯来语音译,代替复数“乌法珥新”而使用。意指“王的国将分裂,归与玛代人和波斯人”。“乌法珥新”中的“乌”是希伯来语连词,具有“并且”,“但是”之意。这是有关巴比伦帝国的分裂和伯沙撒王的下场的预言,当晚就得以成就。

5:29 伯沙撒王当晚就赏赐了但以理,并使他在国中位列第三。王这么作是为了维持自己的脸面,也是因他没有认识到事态的紧迫性。

5:30-31 但以理的解释如实地得到成就,当晚伯沙撒王就被杀,巴比伦帝国遭到灭亡,而落到玛代人大利乌的手中。

5:30 伯沙撒被杀:在伯沙撒王和所有官员设摆筵席而饮酒作乐之时,正是外敌夜袭使巴比伦遭到灭亡的那一天,根据历史学家希罗多德(Herodotus,B.C.484-430年)的记载,敌人破城之后看到人们已酩酊大醉。

5:31 大利乌,年六十二岁:之所以记载大利乌的年纪,是为了暗示他已年迈,以及玛代国的国运并不长久。

6:1-28 本章记载了但以理为要持守信仰而遭受的苦难和最后的胜利,形象地描述了神对信实的圣徒的保守,以及逼迫义人之辈的悲惨下场。圣经藉着这些教导我们,无论处在怎样的苦难中,都要坚守对基督的忠诚,无须为恶人的诡诈和亨通而感到畏惧或羡慕。同时,本章明确指出,恶人的所有作为均是出于妒忌和自私,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和邪恶的私心,他们可以毫无顾忌地牺牲他人的生命、财产和其它所有一切。

6:1-9 在本文,众官员妒忌但以理的优秀和王对他的宠爱,就设计要谋害他,怂恿王制定崇拜皇帝的法规。本文突出了忠于神的信实的仆人所将经历的苦难之缘由,和恶人对义人的憎恨和猜忌。

6:1 大利乌:有关他的身份,有些人认为征服巴比伦之后,由居鲁士任命为巴比伦总督的Gubaru,但更有说服力更符合历史事实的见解是 :他就是玛代末代之王,居鲁士的长子Cyaxares2世。

6:2 总督:是受王之命治理各个地方的地方官员,相当于现今的知府。王之所以立三个总长,是为了国库,即国家的财政不受损害,也是为了确立国家的统治秩序和纲纪。

6:3 但以理……总长和总督:特意强调了但以理的卓越和大利乌王对他的宠爱。但以理的智慧和卓越源自神,这使他得到王的宠爱,也使他在仕途上步步高升,但也是刺激其它总长和总督心生妒忌嫉妒的直接原因。古往今来,这种忌恨和妒嫉在人类历史上演了无数次,均出自离开神的人所具有的根本罪性和腐败(伯14:4;可7:20-23)。

6:4-5 这是他们控告但以理的第一阶段,他们想要抓住但以理在公务中的把柄,却遭到失败,就开始攻击他的信仰。把柄: 指可以诉诸法律的某些根据;过失:指腐败的行为和骗术;错误:指“怠慢”或“不小心”。

6:6 纷纷聚集来见王:意指妒忌但以理的人,谋划了具体方案之后才来见王。官员理当为国民的福利和安宁齐心协力,他们的心中却满了嫉妒和憎恶,试图谋害忠诚信实的但以理,这是难以赦免的罪,也是极度不义的行为。

6:7 国中的总长商议:本节揭露那些嫉妒谋害但以理的人,是在用谎言欺骗大利乌王。他们说所有总长和官员都参与了商议,但是但以理却根本不在其中。因此,御印虽然使他们的预谋和禁令生了效,但那些均属谎言,其动机亦不纯。

6:8 立这禁令:禁令的内容就是,30日内不拘何人,若在王以外,或向神、或向人求什么,就必扔在狮子坑中。古代近东地区将王视为神的代理人或具有神性的存在,因此敬拜王是极其自然的事。尽管如此,他们却强烈要求王立禁令,加盖玉玺,这是为要使但以理陷于网罗,结果却是自掘了坟墓。

6:9 大利乌王在除了自己之外不得敬拜任何神的禁令上加盖了玉玺,这是因为他心存骄傲而试图高举自己。

6:10-18 在本文,但以理因着坚定不移的信仰节操和奸恶之徒的谗言,而被扔进狮子坑。这件事教导我们,神的律法要比任何世俗统治者的法律更重要,真正的信仰会在苦难和逼迫中发出耀眼的光芒。

6:10 描述了但以理的祷告。第一,向着耶路撒冷祷告。这表现出了但以理对以色列民族的热爱,对圣殿的热情,以及对藉耶路撒冷圣殿而临在的历史性之神的信仰。第二,一日祷告三次。有规律的祷告是属灵成熟的基础。第三,屈膝祷告。表现出了谦卑和对神的绝对服从,是最理想的祷告姿势(王上8:54;徒20:36)。第四,感谢神。他常常记念在俘虏生活中作工的神之恩典和保护,过着感恩的生活<得 绪论,感谢的要素和义务>。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祷告就是在违背王的命令,是一项死罪。但是他却继续祷告,因为听从王的命令而停止祷告就等于是拜偶像,也是放弃信仰。

6:11-13 那些奸诈之徒看到但以理向神祷告,便向王指控他。在控告但以理之前,他们首先提到了禁令的内容,这是为了激起王的骄傲,从而将但以理置于死地。他们没有说但以理是总理,只说他是个被掳的犹大人,从而强调但以理的行为是向王的权威挑战的政治性反叛。

6:14 一心要…… 解救他:大利乌王千方百计地想要搭救但以理,这表现出了:①王对但以理的宠爱与信赖,因为他拥有神所赐的智慧。②人的有限和无力,他明知自己所下之令是不义的,却无法撤消。③真正的决断和勇气,均出于对耶和华神的信仰。

6:15 控告但以理的人看到王拖延对但以理的行刑时间,就为了催促王而聚集到王面前。他们强调王所立的律例决不可更改的玛代波斯之例,督促王速速执行死刑。

6:16 你所常…… 救你:因着奸诈之辈的压力和律例,大利乌王被迫把但以理扔进了狮子坑,却仍抱着但以理的神或许能救他的一线希望。王的这种信心:①是因他曾听过在尼布甲尼撒和伯沙撒时代,神向但以理和三位朋友所行的神迹。②表现出了无力的人对绝对者的原初信任及敬畏。大利乌王的这种态度与尼布甲尼撒王形成鲜明的对比,王曾经对但以理拒绝拜金像的三位朋友威吓到“有何神能救你们脱离我手呢?”(3:15)

6:18 描绘了大利乌王把但以理扔进狮子坑之后,所感受到的心理失败感、良心的谴责及种种苦恼。大利乌王认识到自己的行为①愚蠢至极;②背乎神与人的本性;③也违背了玛代波斯的法律精神,便心中烦闷苦恼,终夜禁食,止乐废寝。禁食并非指宗教性的禁食,而是指没有心情用膳。无人拿乐器到他面前: 指停止女子、音乐等往日的享乐。睡不着觉: 是指无法入眠。

6:19-24 本文对比描绘了两个事件,即神保护被扔进狮子坑里的但以理事件(11-23节)和奸恶之徒的悲惨结局(24节),戏剧性地描绘了圣徒的终极胜利和恶人受到的审判及灭亡。

6:19-20 若是其他王,会以为被扔进狮子坑里的但以理早已被狮子吞吃,而不会再想到他。但是大利乌却抱着神能够搭救但以理的一线希望,次日黎明就急忙去了狮子坑。这表现出了王对但以理的心意,以及对拯救生命掌管历史之神的信心,也体现了大利乌王的善良和人性美。

6:21-22 但以理丝毫也没有抱怨自己的处境,反而恭敬地向王问安,并且在狮子坑中见证神的存在和能力。尤其是,他强调正是神的帮助才使他奇迹般地获得拯救,从而教导王连猛兽都在神的掌管之下(诗34:8;提后4:17)。此事件证明了但以理在信仰上的无罪和但以理对王的一片忠诚。

6:23 身上毫无伤损:但以理之所以安全地呆在狮子坑中,是因着他对神的纯全信心和神的应允。这一事件教导今日身陷百般苦难中的圣徒,只要一心信靠神,神必会开一条出路,并且使我们不至于蒙羞抱辱(林前10:13)。

6:24 控告神仆但以理的人落到了悲惨的下场。他们原想谋害神的仆人,却被自己所设的计划所杀,犹如曾经想谋害犹大百姓和诚实人末底改的哈曼一样(斯7:9,10)。这成就了圣经所说恶人的强暴必落到自己头上的话语(诗7:15,16;9:15,16)。将妻子儿女和那些诡诈之徒一起处死,是古代波斯的习俗(书7:24;撒下14:5以下)。

6:25-28 因着但以理矢志不移的信仰节操和神的护理,大利乌晓谕万民当称颂神并将荣耀归给神。本文告诉我们圣徒出自信仰的义举,会在苦难和逆境中绽放出更加耀眼的光芒,它使人可以战胜一切困境和试炼,最终也会荣耀神。

6:26-27 大利乌王晓谕万民说:?“要在但以理的神面前战兢恐惧”。那是因为神超越了任何波斯神明,他是永不改变的神,神的国度亦会存到永远,并且那统管万有的神从狮子的口中拯救了但以理。大利乌虽然将最高的荣耀归给了神,却依然持有泛神论立场,并没有承认耶和华是独一的真神。

6:28 但以理……大享亨通:但以理的亨通,可与约瑟相媲美。由此可知,即使时代变迁,蒙神恩宠的人依然会居住在平安中(创39:19-23;41:37-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