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访问链接:
www.weidongbo.cn//p118526&g=999&tag=&page=1

吃和远方—秘鲁游记

anonymous    01/19     2271    
4.0/1 

吃和远方 — 秘鲁游记
圣诞将至,准备出去玩。想起高晓松那句名言,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想去远方看看。同时受穷游网此帖
http://m.qyer.com/bbs/thread-2809817-1.html
的启发,怡舫跟我和朋友化冰王风一家一起商量决定去看看神秘遥远的马丘比丘。就有了这个秘鲁六人行。
只是觉得我们两家对于吃好像比对诗的兴趣浓厚得多。于是给我们团队起名叫吃和远方。

九月开始做了不少准备,12月22日,我们两家四大两小(当当12岁,悠悠九岁)一起从北卡出发。顺便在达拉斯转机之间还拜访了各自的朋友,大吃一顿!吃和远方团队处女航正式开始!

23日一早。顺利抵达秘鲁首都利马。
打了出租去往住处。一路上车来人往,热闹非凡。化冰很激动地说这里很像济南,济南是他的家乡。还惊叹道连司机你挤我抢的架势也象济南。
到了落足的公寓之后发现帮我们订房的主人不在,他的姐姐在,可是她不会讲任何英语。我和她鸡同鸭讲,连比带划,不得要领,最后还是谷歌翻译立下奇功。搞清楚了安排。其实是我们到的太早,但主人一脸歉意地说还要30分钟才能收拾好。
公寓非常宽敞,有四个房间。一晚费用才80美元。整齐干净。童心未泯的化冰,带着两个孩子玩起了捉迷藏。看着不亦乐乎的三人,我们一致将化冰归类为小朋友组,此后的旅程也证明了这个分类的正确性。
两位妈妈下楼花了一美元($1=3.3sol)买了一点蔬菜,煮了方便面。大家心满意足的吃完之后,又休息了一阵。打了uber去市中心武器广场。

帅哥救场
快到武器广场时,前面警察拦住,不让通行。有趣的是,前面一辆卖香蕉的敞篷摩托车的司机跳下来,卖了几串香蕉,然后跳上车继续绕行。
我们的司机试着告诉我,前方拦路,只能下车了。我这几个西班牙语词汇,不太够用,还是得靠谷歌。于是我们下车走了几分钟,到达了武器广场并且和化冰一家顺利会合。
只是看着武器广场,大家也有点摸不着头脑该看点什么。于是我又掏出谷歌,打出英文我到哪里去找导游?然后把手机给一个穿着制服的小帅哥看。没想到小帅哥开始跟我们飙了一串流利的英文。告诉我们哪里可以找到导游。我们对他表示感谢,又走了几步。正在商量到底值不值得去找导游。小帅哥又走上前来,跟我们说他可以给我们介绍一下,他是市政厅的工作人员,工作就是保证旅游者们玩得愉快。但他职责所在只能呆在广场。
帅哥先给我们介绍了景点,他似乎知道我们的团名,接着开始给我们眉飞色舞的介绍秘鲁的美食。帅哥的描述活灵活现,让我们大家都垂涎欲滴。稍后我们还知道了,帅哥有一个混血的华裔女友。7月要去华盛顿州拜访岳父母,有点紧张,尤其是大舅哥,体型高大,让他有点战战兢兢。
再次感谢了帅哥,我们直奔巧克力博物馆。在博物馆,我们品尝了各种巧克力的样品之后,一位工作人员主动给我们介绍了可可的生产和消费。原来可可只能可能在赤道附近生产。最主要的产地在非洲。象牙海岸和加纳就生产超过全球一半的产量。临走我们买了一些巧克力,留着路上吃。

又溜达了一会儿,我们决定去坐观光巴士。 双层巴士会带我们在市区观光两小时。 导游的英文水平一般,但在车上看看两边风土人情,还是别有一番风味的。 整体感觉当地人的生活比较悠闲,心态也比较平和。上网一查,很是惊讶,秘鲁的经济居然在全球排37位,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达到12000美元。 中国是他们最大的贸易伙伴。
途中路过一处很美的海景,导游让大家下车拍照,10分钟回来。 匆匆看了一下,我催着我们小组在第十分钟赶回巴士。 却发现只有我们6人回来。 直到30分钟后所有人才回来。 让我们领教了南美和北美截然不同的时间观念。
晚上按小帅哥的指引我们在国家体育馆旁边的大排档大吃一顿秘鲁烧烤, 淋漓痛快。烤牛心,牛排,鸡肉,玉米,一共150索。

观光专列
第二天一早,从利马飞往库斯科。
库斯科海拔有3200米,所以我们订的行程是直奔2600米的马丘比丘,适应后再回库斯科。
飞机落地后我们包了一辆车,180索,开了两小时山路,来到了欧雁台,将行李寄存在第二天要住的酒店,匆匆赶上了下午1:38的观光火车。
本来还有点肉疼,因为火车票很贵,6个人来回一共768美元。 不过上车后大家就都激动起来,感觉物超所值。 可以坐54人的车厢,除了我们六人,只有其余四位乘客,三位服务员。 几乎像我们的专列。 两边是专门给游客观赏风景的巨大车窗。连头顶都是有车窗。
列车开动后,只见两边风景如画,山峦叠嶂,蓝天白云下,真如人间仙境。 我们激动的呜哇乱叫,痛感语言之贫乏,在宽敞的车厢里跑来跑去,陶醉于这美景之中。
旅途中服务员还给我们提供了饮料和甜点,可谓锦上添花。 等到火车到达马丘比丘脚下的温泉镇,我们入住了旅店,这是个比较简单的小旅店。两个房间共120刀。 另外买了第二天一早的巴士票和马丘比丘的门票。

7鬼五二三

平安夜大餐
今晚是平安夜。休息之后我们一起出去走走。小镇其实主要是去马丘比丘的中转站。 路边全是餐馆和旅店。满眼都是风尘仆仆的旅行者。 小镇的氛围很平和,我们随意转转。大家心情都很放松喜乐。
不久,天黑了,去找吃的,却发现看好的餐馆因为过节不开。 我的手机不知怎么没信号了。化冰用他中国的电话卡带我们找到了一个看着不错的餐馆,treehouse。 点了南瓜汤,牛排,鳟鱼,羊驼肉。色香味俱佳!
大家吃得心满意足。化冰和当当甚至讨论要不要把南瓜汤盘子舔干净,被王风收走,化冰笑对当当道,你妈妈要舔!
这顿圣诞大餐非常丰盛,一共才合100刀,物美价廉!吃完得要账单,我怎么也学不会那句西班牙语,所以悠悠就勇敢地承担起了这个责任,战战兢兢地去找服务生,说完后服务生对她竖起大拇指,小人儿的脸上浮现出自豪的微笑。
虽然只有两天,但是大家已经找到了自然分工。王峰专管财务,兼客串导游,我负责外交,化冰自然是主管娱乐,怡舫就任总管,尤其擅长哑语砍价。 悠悠要账单,当当要操心偶尔会调皮的父母,还要背他家最重的背包。大家一路上欢笑不断,合作无间。

爆竹声声平安夜
回到旅店,洗漱就寝,准备明早上山。半夜突然传来极其响亮的鞭炮声,将我们从梦中惊醒,几乎怀疑是回到了小时候的除夕夜。 好容易鞭炮声停了,再睡一会儿,鞭炮声又响来了,如是不知几次,总算消停了,没睡多久,大概凌晨四点多,楼道里又响起了鼎沸的人声,那是准备一早上山的游客。 有人大声慨叹,这是organized mess(有组织的混乱), 另外一人用更大的声音对着他“嘘”,让他安静。 就这样我们度过了最吵的一个平安夜。 基本没怎么睡成。

登上马丘比丘,
早晨迷迷糊糊起来,7点多登上了巴士。这次旅行,最担心的是天气。因为秘鲁此时是雨季。看天气预报,马丘比丘这里每天都要下雨。在盘山公路上,看到浓浓的云雾把青山遮掩殆尽,我们更是担心。
在路上邻座一个墨西哥老头和我用半生不熟的英文聊了一路。 他说这个季节来好,游客量只有平时的1/4。 大概1600人。这个旅程是给老伴的生日礼物。
车到山前,我们检票进了山门,云雾还是很浓。 化冰宣布,我要开始吹气了,把云都吹散!然后真的开始呼呼吹气。 悠悠也有样学样,和化冰叔叔鼓起腮帮子一起吹。未几,云真的淡了,墨绿的青山渐渐地露出了真容。
这样也行!?
我们正在惊叹大吹小吹的绝世神功,神秘的天空之城马丘比丘蓦然出现在眼前。 这个曾经隐于世外数百年直到1911年被偶尔发现的遗迹,绵延五英里,有100多级石梯,140多个建筑。 肃穆威严地镶嵌于安第斯山脉之中。整个遗迹与自然非常和谐,那沧桑的气息迎面而来,直入心底。每个人都会惊叹那时的人怎样把如此巨大的岩石运到山上,而且在垒砌时不用泥浆,严丝合缝。 我笑称外星人是最合逻辑的解释。
我们赞叹着走着走着,突然发现走上了单行线,只好沿着箭头一路出去,又检票回来。天开始下起小雨来。我们都穿上了雨衣。 化冰说吹累了。 一会儿再继续。 不久我们就开始爬台阶了,有点感觉高原反应了。都有点气喘吁吁,步履沉重。 路上碰到一对老夫妇,正在举步维艰地往上爬,老先生在前,老太太抓着他的手杖,但爬不上眼前的台阶,我过去帮了两把。 对老先生说他们真勇敢,他笑曰也许是真愚蠢。 我们继续前行,大家基本不看好他们,只有女儿抗议我们又把人看扁了。
小雨中边走边拍照,女儿又看到了她的挚爱—羊驼。 姿态优雅的羊驼或卧或站,宠辱不惊地看着遗迹和我们这些外来者。 小人儿激动坏了!
走着走着,化冰休息好了,又带着悠悠吹起来。 然后雨又停了,云也慢慢散了。 我们继续欣赏美景。 王风当起了导游,给我们讲讲历史和建筑。 基本靠谱,偶有失误。 这不,眼前出现一堆乱石,王导说这是鹰石,大家一致赞同像老鹰。 大小美女们留下如鹰展翅的靓照。 又走一程,看见一个巨石,一个导游在讲解,大家看,这块石头像不像一个巨鹰?
这就是鹰石。

马丘比丘的蜗牛!
走着走着,我们在一段石墙上看到了一只正在爬着的蜗牛。众人惊叹不已,蜗牛怎么能爬上来,一定花了不止100年。女儿说那不一定,那么长时间,蜗牛活不了那么久,但是有可能蜗牛爬一段,生一只小蜗牛,然后小蜗牛再爬一段,再生一只小蜗牛,再爬一段,再生一只小蜗牛,慢慢地子子孙孙一代传一代的爬上来的。当当说上山路上看到一些蜗牛壳。看来是这只小蜗牛的祖先了。 只要有决心,蜗牛也能爬上马丘比丘!
刚刚惊叹完蜗牛精神,我们就看到了真人版蜗牛。 前面路上遇到的那对老夫妇赫然出现在眼前,我们都惊呼起来,女儿最为高兴,又借机批判了我经常把人(她)看扁的劣迹。
中午时分我们带着满心的赞叹下山了。我觉得至此已是不虚此行了。后面的旅途应该可以算赚的了。
午餐时分,王风找好的另一个餐馆也不开,临时找了一个,点了披萨和几个菜,还有当地啤酒,吃得又很开心,才五十几刀。

欧雁台的豪华酒店
回欧雁台的观光火车比来时乘客多多了,悠悠和我坐在最后。 看着窗外,小家伙和我讨论起为啥当地人把房子建在河边和悬崖边,还有那些孩子们怎么上学,等等。
回到欧雁台,我们入住了此行最好的酒店。 每家100刀。 酒店门面不大,但有个漂亮宽敞的大厅,景色宜人的小院,还有看得见风景的房间。 晚上超级安静,第二天的早餐也相当丰盛。 店主还帮我们约好了第二天包车去圣谷,一共95刀。
第二天一早,我们先爬了欧雁台遗迹。这时开始真切感觉到了高原反应。尽管我们五个都吃了高原反应的药(悠悠因为年纪太小不能吃),爬起来还是累得气喘如牛。
匆匆看完了遗迹,我们坐上了包车去看盐田和梯田。中午又大,吃了一顿自助。之后去我们当天住宿的小镇钦切罗。这是我们整个旅程计划中最大的意外,因为都在圣谷,我们以为钦切罗的海拔也是3000米以下,结果这里是海拔最高的地方,有3800米。
钦切罗是一个很安静的小镇。镇上的居民还保持着过去的传统,人们的服饰面貌都很像藏民。
我们参观了一阵,女士们又买了一些东西。就住进了旅店。店主是一对很淳朴的夫妻,妻子专门学了英文,丈夫还不会。悠悠开始很难受,没有食欲,头疼恶心。晚上基本没有吃东西。大半夜都在哼哼唧唧。我和怡舫都很担心。直到半夜,怡舫爬起来查手机看到,也许泰诺可以帮忙,幸好我们带了泰诺。吃下后,小家伙终于睡着了。我们也得以休息。

第二天一早,小家伙又满血复活。我们在参观一个编织中心时,悠悠和王风跟当地的居民学了一个小时的编织课,用不知有几百年历史的工艺编了一个手链。

其后我们又到了库斯科,住了两晚。之后又回到了利马,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六点离开酒店,从利马经由坎昆折腾整整一天回到了北卡。

旅程结束已有三周了,那远方的美景佳肴以及一路的欢笑颠簸,都让我们依然心驰神往,回味无穷,这就是旅行的魅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