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访问链接:
www.weidongbo.cn//p119638&g=999&tag=&page=1

加拿大华人保守党协会CCCA 每周五“保守意念”专栏

anonymous    04/15     515    
4.0/1 



保守意念 自由人
一個垂死爭扎的政府
還有八個星期,韋恩的安省自由黨政府很有可能要離開戀棧了15年的執政位置。古人有云,人之將死,其言也善。然而一個政府之將死,其立心郤竟然一點也不善良。韋恩政府計劃要將安省進一步拖入債務深淵,為的是希望用一些眼前利益來誘惑選民,繼續賦予她權力,任意胡為。安省六月七日的省選,選民著實要真的瞪開雪亮眼睛,明辨黑白。
2015年聯邦自由黨的杜魯多提出小額赤字政綱,在經濟環境不俗情況下,選民接受了小額赤字,讓杜魯多上台。兩年多過後,這所謂小額赤字越變越大,杜魯多答應的平衡預算遙遙無期。現時聯邦欠債連同利息,已達至一兆的驚人水平,即平均每名國民要負擔二萬七千多元的債務。杜魯多政府一定不知道有很多人一年勤勞工作也賺不到二萬七千元,因他的財長是大企業家出身,腰纏萬貫。
返回2018年,韋恩政府一定以為用同樣的花錢擴大赤字的辦法,也可以買到選票。然而2018年的經濟現狀,已沒有前任聯邦保守黨的哈珀政府所遺下的良好環境了。周前公布的一月份國內生產總值下跌0.1%。專家都相信聯邦自由黨上台後的頭兩年所保持的經濟增長勢頭,在2018年不會重現了。尤其在安省,韋恩政府罔顧對營商環境的破壞,堅持推行14元最低時薪的政策,已令到僱主要重新考慮聘人計劃,若果經濟持續緩慢增長,安省僱主更加不願意投放資源擴充人手。何況韋恩所花的錢,並不是會刺激經濟,創造就業的基建工程,而是光是花錢的醫療教育。
花錢在醫療教育無可厚非,省民交了那麼多稅,自然要求更好的醫療服務,優質的教育水平。問題是,自由黨政府執政了15年,為何到今時今日才覺得需要在這些方面花錢?到今時今日才明瞭省民所想?
最近看了一個電視訪談節目,一名自由黨候選人與一名保守黨候選人應邀談論韋恩政府的施政報告。本身是兩家醫院董事會成員保守黨人韋邱佩芳,批評自由黨政府過去15年來沒有適當地投放資源到醫療服務。雖是做了電子醫療紀錄項目,也曾試圖加強飛行救護服務,結果證實當中浪費了很多公帑,原因是用人為親,縱容合約商盲目開數。面對這樣的批評,自由黨候選人楊綺清搬出自由黨上台前的保守黨政府關閉醫院做為反擊。聽見這樣的回應,讀者也應該質疑自由黨在執政15年裡是否天天發夢。若他們認為前任保守黨政府關閉醫院,以至醫療服務變差,那為何他們上台後不是重開醫院,而是把錢交給他們的友好去做電子醫療紀錄及飛行救護服務項目,然後被揭發這些自家人合共浪費掉超過17億元的公帑 (10億元於電子醫療紀錄及7億元於飛行救護服務) !
尤記得哈珀政府在2008和2009年兩度終止國會會期,避過反對黨對他的小數政府投不信任票。當時輿論批評他不民主,蔑視議會制度。當年批評哈珀的人,又如何評論如今的韋恩政府?在一個大多數政府沒有受反對黨挑戰的情況下,韋恩亦突然宣布終止會議,然後重新發表施政報告。所為何事?
那份在3月19日發表的施政報告,完全就是她的競選政網。在隨後的一個多星期裡,她每天去到不同地方,甚至在一天內從多倫多去到雷灣然後折返多倫多,作不同的撥款宣布。在六天內,她合共宣布撥出接近100億元於醫療、特殊教育、托兒、長者醫葯和原住民電力供應項目上。這些都是徹頭徹尾的蔑視民主制度的行動。一位執政首長用納稅人的錢作她的競選宣傳,她是否明白納稅人的錢賺來不易!十分期望政府換人後,會向自由黨計計數,追討韋恩這些活動花了我們納稅人多少錢,然後由自由黨支付,並算進自由黨的競選經費內,說不定自由黨會因此被裁定競選超支!
作為一個政府,達到如此厚顏無恥的地步,實屬罕見!
www.theccca.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