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访问链接:
www.weidongbo.cn//p123001

【“耳语者”】~ 蒙城老張有话说

蒙城老張    12/29     2827    
4.0/1 







        苏联老大哥绝对是东方小弟的引领者,而小弟又是绝妙的相似者与継承人。俄罗斯人对前苏联的共产主义和斯大林主义进行了深刻的剖析反思反省。他们总结到俄罗斯人内心深处所受斯大林主义的影响,在时隔近半个世纪后,其实俄罗斯人在精神层面或者说某种价值观判断上,仍未真正的走出,思想精神所受到的伤害远远没有癒合,而且种伤害有可能是终身的,它需要几代人的脱胎换骨。
      《耳语者》书中片断:“.....,这个在女儿五岁时被捕、十三岁时被苏维埃行刑队处决的经济学家,在狱中给妻子的信里写道:“真可怕,她将在我缺席的情况下长大。这带给我的折磨远超过任何其他的。”(图片来源于《耳语者》。图1是这位经济学家与他“甜蜜的宝贝”女儿;图2是他在狱中给女儿画的童话)
      《耳语者:斯大林时代苏联的私人生活》所关注的正是最为广泛的普通人的生存状态和内在心灵,是第一部深入探索斯大林时期个人和家庭生活的口述历史著作。尽管在书中几乎每一页都能感受到斯大林的存在,但是《耳语者》并不讲述斯大林本人,讲的是,斯大林主义如何渗入普通人的思想和情感,如何影响他们的价值观和人际关系。本书也并不试图解说恐怖的起源,或描述古拉格的兴衰;只想解释警察国家如何在苏维埃社会扎根,让数百万普通百姓卷入恐怖制度,或是沉默旁观者,或为积极合作者。正如俄罗斯历史学家米哈伊尔·;格夫特所说,斯大林制度的真正力量和持久遗产,既不在于国家结构,也不在于领袖崇拜,而在于“潜入我们内心的斯大林主义”。
       对于我们东方而言,特别对我们中国人我们更加应该反思反省...。
斯大林死了,斯大林主义已经在俄罗斯体制机制上被抛弃了,但显然斯大林主义的思维和行事风格方式,在俄罗斯经久不散。它已经深深地根植于俄罗斯以及前苏联联盟国的社会生活中。
       而这一种观点观察更加让人们深思:从彼得大帝眺望欧洲大陆以耒,一直到今天的普京大帝,三百多年的历史进程中,我们可以看到,俄罗斯人仍然未能真正的融入欧洲的文化圈,还停留在过去的“白皮黄心”里,对权力的崇拜,对威权的信任,对独裁的拥抱,俄罗斯人仍然在隶属于东方的野蛮国家的边缘圈内行走,并没有真正的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