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访问链接:
www.weidongbo.cn//p123054&g=999&tag=hot&page=1

从"成、住、坏、灭"的历史观来看人物写实油画的内涵与价值...

anonymous    01/09     2667    
4.0/1 

整理自: "人物写实油画的价值"等文章
作者: 史多华、周怡秀

前  言

过去,宇宙中有一个“成、住、坏、灭”的规律:任何事物包括人类文明都有一个从形成到发展成熟、维持、进入衰败,最终毁灭的过程。毁灭的同时也在酝酿着下一次的新生。

人类绘画艺术

在人类文明的兴替中,人类的绘画艺术也历经无数次的发展和衰败。它伴随着人类文明的脚步前进,从技术的不成熟到成熟,从粗糙生硬发展到精致完美;但也随着文明的衰败而没落。。

人类绘画史上,不论东方还是西方,人物画都有着久远的历史,而且也是最早发展成熟的题材。或许是信仰的需要,或许为了记录历史事件,或许为了表彰善行、教化人心,或许只是为了纪念某个亲友…不论原因为何,艺术发展中人类对自身的描写必然是少不了的重要题材。但是由于文化的差异,东、西方艺术在人物画上的表现也有所不同﹕东方人重视神韵和写意,并不要求外形上写实;而西方艺术自古就有要求写实逼真的传统。


《内芙提提》皇后塑像; 埃及新王国时期,约公元前1340年;高50公分


例如古埃代及人相信永生和复活,认为必须将人的相貌绘制在木板或雕塑成像来;以便复活时灵魂能够找到自己的形体而有所寄托。新王国时期的皇后内芙缇缇彩绘塑像就是最好的例证。她不仅栩栩如生,其优雅、自信的神态令人叹服,而这却是三千多年前的作品。


而古希腊的人物绘画,主要保留在陶器的彩绘中,当时人们日常的耕作、纺织,阅读、作画、舞蹈、体育等活动,甚至战争,都有生动的描写。然而,这些彩陶画并不能代表希腊画家的写实水准。

仿米隆(Myron)《掷铁饼者》,原作约公元前450年


从古希腊流传的故事可知,希腊画家的作品已经有‘几可乱真’的水准。有一次,宙克西斯和帕拉修斯两大画家在一个场合公开竞技,其中宙克西斯描绘的水果是如此的逼真,以致墙头的鸟儿竟然飞向画中的葡萄想要啄食。宙克西斯得意的要求帕拉修斯将盖在画上的布幔揭开,却发现帕拉修斯画上布幔就是画出来的,于是不得不承认帕拉修斯技高一筹。


希腊雕刻的宙斯神殿上的阿波罗雕像和妇女雕像



虽然今天我们无缘见到这些绘画作品,但是从希腊人逼真又完美的雕刻作品看来,古希腊人的绘画技术也必有可观。事实上,希腊的艺术成就不只是物象的准确逼真,更在于为后人树立了永恒的理想美的典范。希腊人讲究的比例、和谐、均衡等美学原则,到今天还影响着世人;希腊艺术庄重、典雅、理性、内敛的精神,被后世尊奉为‘古典’风格。这个风格不仅为罗马人继承,也为后来文艺复兴以后的西方正统艺术所尊奉。


罗马时期逼真写实的人物雕像与希腊古典风格的罗马雕像


然而‘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绘画要达到逼真写实,优良的媒材是不可缺少的。在中世纪画家已经把颜料混合蛋黄来作画,称为蛋彩画(tempera);这种媒材一直盛行到十五世纪末。另外,在气候温暖的南欧则发展出一种湿壁画(fresco),在抹了泥灰的湿墙面上作画,这样颜料被吃进壁面,便不会掉色。但不论是湿壁画或是蛋彩,画家都必须和时间赛跑,因为这些颜料干的比较快,画家没有足够的时间来慢慢的进行精致的描绘。直到十五世纪初,法兰德斯的画家范艾克兄弟改良了调合颜料的油剂,促成了油画的诞生,绘画便有了革命性的进步。


《阿诺菲尼的婚礼》1434年,木板、油彩; 82 x60 cm,伦敦国立肖像画廊


这种新的媒材是以亚麻籽油混合树脂等调制而成,特点是比较粘稠,而且干燥的速度比较慢,如此,画家就有充分的时间可以做精细的描绘,也可以重复的涂抹出厚重的质感。此外,它还可以调制出变化丰富的优美色彩,色泽又能长期保持稳定不变。画家更能随心所欲的展现画技。


就以范艾克的作品《阿诺菲尼的婚礼》为例﹕商人阿诺菲尼和他的新娘在家中进行婚姻的仪式。画家以娴熟的油画技术巨细靡遗地描绘著屋里每一处的细节,自然的光线、鲜明的色彩、细腻的质感营造出一个生动逼真的世界。


文艺复兴正处于绘画艺术走向成熟的阶段,油画的出现有如上天及时的礼物,很快成为欧洲画坛的新宠。画家们纷纷打听要怎么样才能得到这种神奇的颜料配方。这种新的油画技法被一位意大利画家梅西纳传到威尼斯,以后便渐渐的在意大利传播开来。由于历史背景与地缘关系,加上人文主义的鼓吹,意大利艺术家重拾古代希腊罗马的艺术价值,于是理性、秩序、和谐、比例等古典美学结合了崭新的油画写实技法,终于开创出文艺复兴时代的绘画高峰,许多不朽的杰作因而诞生。


文艺复兴时代天才辈出,大家耳熟能详的有达文西,米开朗基罗和拉斐尔。其中达文西认为只有“真实”才是神的旨意。为了真实的描写人物,达文西把绘画当作一门科学,不仅钻研人体数学比例与解剖,还经常观察人的神情、动作和肢体语言。他认为艺术的最重要的,是要描绘出人物的‘灵魂之所趋’;也就是人物的心理、情感、气质和内在意向。达文西善运用油画技巧,特别是晕涂法,描绘出的人物神情细致不可捉摸,作品如《岩窟圣母》、《蒙娜丽莎》、《圣安娜》等等;都是无可取代的传世名作。


达文西《圣母子与圣安娜》


如果说达文西擅于营造画面神秘的气氛,那么米开朗基罗则是以壮阔阳刚的人体之美震撼观众。他认为人类是神所赋予的至高无上的形象,却也是灵魂在世间的枷锁,因此他以人体为唯一体材,创作出气势雄浑的旷世巨作。米开兰基罗虽然少有油画作品,但是他的人体结构明确而坚实,动态千变万化可谓登峰造极,对后世人物画影响深巨。西斯汀礼拜堂的壁画《创世纪》和《最后的审判》,从创造天地与人类、原罪和堕落、先知的预告,直到神的降临和最后的审判,展现了宇宙与人类历史的伟大诗篇。在气势磅礡的架构中,人们看到了神的庄严伟大,善恶必报的结果,达到了震慑人心的效果。米开兰基罗的成就更确立了人物画在表现崇高的精神性与道德内涵时不可取代的重要地位。


《创世纪》上帝创造亚当


在《创世纪》中,米开兰基罗以兼具美感和庄严的人体作边界的装饰


《最后的审判》中罪人被恶鬼拉下地狱时恐惧的表情


拉斐尔享有“圣母画家”的美誉,他所画的圣母子恬静优美,在画境中流露出圣洁的光辉。


拉斐尔的《圣母子》


随着经验成长,拉斐尔吸收了前辈画家的智慧与经验﹕除了承传佛罗伦斯画家的素描和结构,也掌握了北欧油画的细腻质感;从达文西那里学到了群像中节奏与秩序的安排,又从米开兰基罗这儿学得了人体结构与雄壮的气势;可说是文艺复兴绘画的集大成者。


拉斐尔晚年作品《基督变容》,现藏梵帝冈美术馆


他的画有和谐庄重的古典美学基础;却又能结合时代精神,创作出富含人性和戏剧张力的生动画面。


拉斐尔《基督变容》局部


拉斐尔不仅将文艺复兴的油画成就推展到高峰,也成为后世西方绘画的经典。当然,文艺复兴盛期贡献巨大的还包括严谨精细的北方艺术家和色彩变化丰富的威尼斯画家,都是使文艺复兴的艺术样貌更为丰富和完整的功臣。


拉斐尔的不朽巨作《雅典学院》是古典风格的典型之一


文艺复兴时期对人物写实油画贡献巨大的还有威尼斯画家。富裕的威尼斯充满了享乐的气氛和异国情调,加上水都光线色彩的变化,使得威尼斯画家的用色有着独特的魅力。威尼斯画家的人物题材多来自浪漫的神话故事,表现方式也比较感性。吉奥乔尼受到达芬奇晕涂法的影响,以细腻、轻柔的笔触描写出女子细致温润的肌肤;而提香笔下的金黄色调的女性,更仿佛散发着体温和香气一般,充满感官的趣味。


吉奥乔尼《熟睡的维纳斯》局部


吉奥乔尼的自画像


提香 (Titian; Tiziano Vecellio; 1485 ~ 1576)花神《芙罗拉》,1515年,油彩,帆布;79,6 x 3,5 cm;佛罗伦斯 乌菲兹美术馆藏


也由于威尼斯的富豪喜好大幅的油画装饰壁面,油画的基底材被轻便的帆布所取代。此时油画以其材料的便利和丰富的表现性,已经逐渐取代蛋彩和湿壁画,成为西方主要的绘画媒材。


对法国艺术学院理念影响深巨的普桑(N.Poussin)的作品《圣母升天》


人物的写实技巧在随着时代逐步推进,但是其逼真和严谨程度,也因时代、地区的风格不同而有差异。文艺复兴时画家已经能生动地表现人物外形和内心,但是佛罗伦斯画家以素描和结构见长,威尼斯画家则偏好丰富的色彩表现。


鲁本斯《玛丽.美荻西到马赛》


日后随着画幅的日渐加大,绘画笔法变得简略,不如油画早期画在木板上时的工整细腻。偏爱夸张动感的巴洛可绘画多采强烈的明暗对比来营造戏剧性效果,但也经常将画面的次要细节省略或简化。


巴洛可时期意大利画家卡拉瓦乔的《大卫》,背景省略许多细节描写。


在正统写实绘画的延续和发展中,官办的艺术学院也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自从瓦萨利在佛罗伦斯设立了第一个美术学院之后,欧洲各地竞相效仿,并以法国最为发扬光大。特别在路易十四,拿破仑等君王的大力支持下,法国的艺术学院人才辈出,对法国艺术成就贡献巨大。学院教育秉持着古典美学的理念,坚持绘画必须遵循理性的原则,因此透视法、数学式人体比例、几何式构图、正确的结构、明暗表现等均列为基础训练。同时学院艺术取材于符合正统价值的宗教、神话和历史故事,对社会起著教化人心的作用。


法国路易十四时期的学院画家湘滨(P.de Champagne)的作品《圣杰维和圣柏太向圣安博显现》


路易十四时代学院画家Le Brun 为国王画的肖像


新古典时期是继文艺复兴之后人物写实的又一高峰,如大卫笔下的人物不仅逼真传神,形象鲜明,更借着道德题材表现出的人性尊严和崇高的情操,呼应着希腊罗马以至文艺复兴的美学正统。而同时代画风激情奔放的浪漫主义画家,在人物的结构上、作画的笔调上显然不如新古典时期的严谨精确,题材表现上也偏好于屠杀、灾难等悲观负面的因素,或是人性阴暗面的刻画。这也体现了时代品味的不同和绘画基本功的差异。


左﹕新古典主义 大卫的《霍拉斯兄弟的誓约》 右﹕浪漫主义 德拉夸的《萨达那培拉斯之死》


新古典作品和浪漫主义作品的细部比较


然而,由于大革命造成的世局动荡,和对自由与个人的鼓吹,使得浪漫主义很快的取而代之:骚动不安的构图、浓烈的用色和粗旷的笔触,悲情的屠杀、灾难场面……


个人主义的抬头和反抗权威的‘革命’心态,学院艺术提倡的传统价值观开始面临挑战。特别是印象派的出现宣告了现代主义的到来,使得承传数百年的西方写实绘画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


群众的口味再次倾向于酒神式的激情、狂放。事实上,从绘画的细部来看,古典和浪漫的差异不只在于表面风格,对基本功的严谨程度要求也有落差。


写实主义多取材于人性病态与阴暗面;不再强调理想美


浪漫主义的影响继续延伸至写实主义,此处的“写实”非指技法,而是对社会现象和对人、事、物的如实刻画。例如法国画家库尔贝就曾说:“我只画眼睛看到的的事物。”但是当时严重社会问题与道德下滑的影响下,使得画家多取材于人性病态与阴暗面;不再强调理想美。虽说呈现了社会现实,但若艺术过于强调负面现象,失去了对善与美的本质追求,便难再具有提升人心的力量,对社会的影响也将是负面的。浪漫主义和写实主义,也为后来的印象派的出现做了铺垫。


很多人认为印象派为绘画带来了观念和技法的进步。印象派虽然借用了科学的理论和名词,但事实上创作时全凭个人主观感受来分解色光,并不是真的那么《科学》和《理性》的。而且印象派画家在跳跃式的并列对比色彩时,也牺牲了物体的结构、肌理和质感,而进入一种恍惚、模糊、梦幻的视觉经验。此后艺术家越来越强调主观的感受,刻意追求个人风格,有意摆脱传统。于是,文艺复兴以来画家建立的空间、明暗、质感、人体结构概念逐渐解体,甚至被完全抛弃。加上现代艺术家认为艺术要‘独立自主’,把描述性或表现道德内涵的题材视为对艺术的限制;艺术逐渐走向或是抽象甚至荒诞。


其实,印象派以至后来的现代艺术,抛弃的正是累积了数百年前人智慧经验、西方最值得骄傲的正统写实艺术成就。


雷诺瓦《拿水壶的女孩》


布格罗《点心》


如果持平的来比较两幅同时代的作品,一是晚期学院派大师布格罗的人物;一幅是印象派雷诺瓦的人物。两者在人体的结构、肌理、质感、色彩的处理方式上有着天壤之别,形成的品味也大异其趣。即使个人喜好可能不同,但是以技巧而言,哪一个更为精确、严谨、难度更高、更接近完美呢?


《拿水壶的女孩》局部


《点心》局部


也有人认为,照相机的发明早已使得写实绘画无用武之地了。事实上,照相技术永远无法真正取代绘画。我们常说‘画如其人’,一幅好的写实作品不仅逼真,作者的人生阅历与性格,思想情感,也都在其中真实体现。另外,写实功力深的画家能够根据构思需要,逼真呈现假想中的事物,使观众身临其境,达到视觉上说服性强的震撼效果。画家经过构思所传达的画面意涵,也体现著画家的智慧、价值观和审美观。特别是人物写实画,能逼真表现人类的各种情境,深入刻画人性、表现人所崇尚的精神价值,最能直接感动观众。


印象派过去了,进入了现代主义;现代主义乏味了,又进入所谓的后现代。人们在瞬息万变的潮流中,在失去标准的迷雾中,追求新奇的同时,到底要走向何方?艺术真的进步了吗?艺术真的自由了吗?


艺术就是时代的一面镜子,真实的反映着当代人们的价值观和审美观。所以在道德下滑、是非不分的年代,丑恶的会被赞扬,美好的反而被轻视。


令人难以接受的现代艺术作品


现代艺术不仅题材上堕落,从创作模式、表现的内涵到审美观念,早已超出了戴奥尼索斯的激情;呈现的是更加毁灭性的破坏。反艺术、非艺术,追求荒诞、不逻辑、虚无……


而正统艺术强调表现的多是无私的普世价值,从神与天国的荣耀、英雄伟人的事迹到歌颂自然世界的美好;散发出来的也是纯正的能量。而现代创作多属实验性,追求一时的效果,昙花一现;缺乏真正的永恒价值。当艺术变的如此廉价时,实则在贬低艺术;对高度技巧、传达善与美的真正艺术更是一种亵渎。


当以破坏为好,以丑为美的结果,色情的、暴力的、血腥的、妖魔鬼怪的……就毫不忌讳的以艺术之名搬进艺术殿堂;污染着人的心灵、混淆著世界的价值观的同时,更加重了道德的败坏,人类在不自觉中走向危险的边缘。人类文明发展至今,生存危机四伏;自然严重破坏、社会道德沦丧、乱象频生。这样的背景下,失去了标准的现代艺术绝不是一片欣欣向荣的美景;而是相应的处于“坏”、甚至《灭》的历史阶段。


道家说‘物极必反’;佛家认为宇宙有《成、住、坏、灭》的规律。历史规律是周而复始的。现代是不是真的比古代更进步?新的是不是比旧的好?很值得大家深思。坏、灭当中会有淘汰,但也还会酝酿新生。如果人能够觉察自身的错误,修正自己的言行与心态,艺术还是有回升、進入下一次的复兴的机会。


艺术追求的应该还是永恒不变的价值和理想。从艺术发展的历史来看,正统绘画提倡的客观写实技法、理想形式与高尚情操等内涵,是任何时期、任何民族都能接受且喜闻乐见的,绝不会因为时空的变迁而丧失价值。


因为它符合了人的视觉美感经验,呼应着善良的人性,也是艺术的永恒标准。举办人物写实油画大赛,在重拾艺术真、善、美的理念,表现人性的光明和崇高;不仅为人类保存优良的传统,还能对社会的文明与道德有正面的促进作用。


更能鼓励有理想、有技能的当代艺术家们,认识自己的使命,坚持艺术的理想与个人的道德修为,带领人类走回正统的艺术之路。我们相信,这种对真、善、美的探索是一条无止境的光明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