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访问链接:
www.weidongbo.cn//p128773&g=999&tag=hot&page=1

【历史的记忆:1967年军队进驻铁路系统全面军管】~蒙城老張有话说

蒙城老張    05/19     445    
4.0/1 











【历史的记忆】1967年军队正式进驻铁路系统,全国各局,各分局,各段站单位,全面设立了“军代表”办公室,军队干部主持系统全面工作。余汝信先生《1967:军队介入铁路系统过程述略》一文,值得一读,值得一思。它有助于铁路子弟对于这段历史,加深了解,帮助回忆,理顺一些历史脉络,它对于我们看待理解这个特殊时期里父辈们生活工作的变化,他们的境地,家庭变迁,家人遭遇,少年生活的变化等等。全国重要系统军管会的进驻成立,是文革天下大乱,而政权不倒的重要原因。(蒙城老張) 


                  《1967:军队介入铁路系统过程述略》

                              ·余汝信·

    本文以1967年军队对动荡中的国民经济大动脉——铁路系统的介入过程为
例,试图寻找出解答文革前期有关军队若干问题的线索。这些问题包括:“三支两
军”局面的形成过程;毛泽东通过什么渠道掌控军队的“三支两军”?周恩来对军
队的实际控制能力;国防军(野战军)在平定乱局中的作用,等等。

    一、混乱的一月

    1967年1月,毛泽东所肯定、以上海为源头掀起的向党内走资派夺权的“
一月风暴”,迅猛席卷全国。

    1月13日,铁路系统革命造反派在北京工人体育场召开“铁路系统抓革命、
促生产,彻底粉碎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新反扑誓师大会”。周恩来不得不顺应形势
,他在大会上称:“在铁路战线上代表这条资产阶级反动路线、走资本主义道路的
当权派,就是铁道部门的少数领导人。所以在你们的铁道部门要彻底批判资产阶级
反动路线的新反扑,应该集中力量彻底批判吕正操、武竞天这些人执行资产阶级反
动路线的严重的罪行!”〔1〕

    不过,周恩来在讲话的下半部分,倒还是对吕、武留有余地。他又称:“现在
还剩一个问题,铁道部长怎么办?三天前中央文化革命小组和我与北京大学造反派
也有一部分保守派谈了话,我们宣布了这个事。我们说尽管吕正操、武竞天犯了这
些罪行,我们还给他们一个机会,给他们一个最后机会,看他们能否将功赎罪,看
他们能不能改。我们向你们呼吁!允许我们国务院给他们十天到一个月的工夫,最
后机会,看他们是否能将功赎罪。所以我向你们提议,不要用你揪我抢的办法,这
样形式上好象是打击了他,实际上他得到了休息。”“我再向你们提议,住在铁道
部的无论如何要让出二层楼办公的地方,让铁路恢复指挥系统,你们可以派一部分
代表,组织一个管理委员会来监督他们的工作好不好?(众:好!鼓掌)使他们没
有任何借口,给他们一个时期,不要东揪西抢,你推我打,让他们做一个月工作,
看他们能否将功赎罪。”〔2〕

    1月21日凌晨,周恩来接见铁道部“东方红公社”等组织。周恩来称:“在
这十天当中,抓革命、促生产,先把部内革命造反派组织起来,经过协商,成立领
导小组,造成革命气势。”“铁道部本身要把革命造反派联合起来,抓革命、促生
产,监督生产筹委会,主要是监督生产。”“第二件事就是要把全国铁路的革命造
反派联合起来,有路局、工厂、工程局、院校,部机关也要参加进去。”〔3〕

    夺权的迅猛态势,并不是周恩来所能预料。就在他讲话后的第二天,1月22
日上午9时,铁道部“东方红公社”突然宣布全部接管铁道部的一切党政权力。“
东方红”宣称:“立即联合各革命造反派组成铁道部革命委员会”,并要求“机关
各局(委、处、室)要相应组成局(委、处、室)革命委员会”。同日,“东方红
”负责人张茂指定由铁道部与外单位共二十三个群众组织,组成铁道部革命委员会
筹委会。

    然而,“东方红”的夺权不但没有得到中央的肯定,更遭致部内外其他造反派
组织的抵制。1月24日,北京工业大学“东方红”贴出大字报,指“东方红公社
”单方面接管铁道部党、政、财一切大权,是改良主义的假夺权,宣布退出“筹委
会”。首都革命职工造反总部铁路分部、上海工人革命造反总司令部铁路联合指挥
部等二十四个铁路群众造反组织以及十三所大专院校、中学红卫兵组织发表特急联
合声明,强烈抗议“东方红公社”单方面接管铁道部,宣布“东方红公社”发出的
接管铁道部《公告》无效,倡议铁道部所属各单位造反派另行联合接管铁道部。

    1月25日,“东方红公社”批斗了吕正操、武竞天。又假借铁道部政治部名
义,从铁道兵请来了一车全副武装的军人进驻铁道部大楼,以壮声威。

    次晚,周恩来在国务院接见铁路系统各单位革命造反派代表数十人。周在讲话
中指责“东方红”:“请铁道兵是完全错误的。矛盾增加了,使矛盾复杂化了。这
件事应该让我知道嘛!……我命令铁道兵马上撤回。‘东方红公社’签发的关于精
简下放职工回原单位参加文化大革命运动的通知是错误的,是把矛盾上交,应该取
消。”还称:“铁道部与别的企业不同,确实有两重性,不仅铁道部机关,如果不
能把基层主要单位联合起来,铁路运输也不能保证。”

    1月27日,周恩来在国务院再次接见铁路系统各单位革命群众组织代表。周
恩来称:“张茂在夺权问题上,犯了严重错误,必须认真检查。……你们要成立一
个业务小组,要值班,立即就推选,保证业务不中断。……第二件事,就是要筹备
全国铁路系统革命造反筹备联络组。”

    “东方红公社”一派单方面请来铁道兵,从常理上说的确可能使矛盾复杂化。
惟周恩来对此事的批评,却似乎与毛泽东的“战略部署”有别。毛泽东1月21日
即对南京军区党委就造反派要求安徽省军区派出部队警卫会场的请示报告批道:“
应派军队支持左派广大群众。”“以后凡有真正革命派要求军队支持、援助,都应
当这样做。所谓不介入,是假的,早已介入了。”〔4〕为什么毛泽东令安徽可以
派出军队支持“真正革命派”,铁道兵就不能派出部队支持“东方红公社”呢?难
道周恩来能断定“东方红公社”就不算“真正革命派”?

    此外,周恩来说要筹备“全国铁路系统革命造反筹备联络组”,既不现实,亦
与半个月后中央的政策相抵触。2月12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通告,宣布“
所谓全国性组织,中央一律不予承认,所有这些组织应当立即取消。”〔5〕“全
国铁路系统革命造反筹备联络组”当然属于“全国性组织”之列。可见,在一月夺
权的急风暴雨中,既便作为中共第三号人物的周恩来,也难以有效约束国务院系统
内造反派的所为,难以跟得上毛泽东瞬息万变的“战略步署”。故而,难免就有些
顾此失彼,进退失据。

    二、军管提上议事日程

    铁路系统本为一准军事化的组织系统,又是全国经济的大动脉,一旦失控,影
响非同小可。实际上在1月下旬,铁路系统已发生过重大事故。1月23日,30
8次旅客列车在沈阳站冒进信号,与正在通过的54次旅客列车侧面冲突,死29
人,重伤17人,轻伤81人。铁路上行线中断行车11小时22分,下行线中断
行车9小时15分。〔6〕

    2月1日凌晨4时,周恩来接见铁路系统部分群众组织代表时声称:“我不愿
意军事管理”,“从今年2月1日起,以往的事再不要提了,小局服从大局,小道
理服从大道理”,“希望‘二七’那天能见到你们的大团结。”要求派系林立的铁
路系统群众组织“二七”即六天之后就实现“大团结”,显然是天方夜谭。周口头
上说是不愿意军管,却正表明军管的手段已在周的考虑之中,惟可能因为未得到毛
泽东的最终认可,故而,周才将其说得有点模棱两可。

    需要说明的是,铁路系统并非是较早实行军事管制的单位。据周恩来3月13
日在军级以上干部会议讲话时称:“军事管制问题,到二月中旬,全国实行军事管
制的单位六千九百多个,大都是公安、邮电、电台、报社、银行、仓库、监狱等单
位,其中仓库、银行占很大数目,仓库三千一百多,约占一半;银行一千四百多,
约占五分之一。根据毛主席批示,各级银行都要军事管制,将近七千个军管单位,
已经用了团的兵力。

    “现在军事管制从地区上看,只达三分之一。全国二十九个省、市、自治区(
包括天津市),已经实行军管或等于实行军管的加上已经批准准备实行军事管制的
有十个:陕西、新疆、青海、西藏、云南、广东、广西、福建、浙江、江苏。已经
实行‘三结合’夺权,成立革命委员会的五个:黑龙江、山西、贵州、上海、山东
。”

    周在这次讲话时还提及:“全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已进入全面阶级斗争和
同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进行夺权斗争的新阶段。夺权斗争是由上海推
动起来的。夺权斗争的发展虽然不算很快,但也不算慢。但是在这个阶段中,不少
地区(有一半),不少机关和企业事业单位,由于无产阶段革命派还没有旗帜鲜明
地联合起来,有的革命组织转化了,有的两方都是革命派,但不联合,甚至争论不
休,发展到武斗,当权派干部没有挺身而出,没有检讨自己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
的错误,和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划清界限,这样就使当地的军事领导机关无从支
持和参加革命的‘三结合’夺权。这些单位陷于瘫痪、半瘫痪状态,或者被坏人纂
夺了领导权,或边防、沿海,或交通要道(码头、铁路局、海港),或专政机构,
或机密要害部门,或国防企业事业单位、国防工厂、仓库等单位都应实行军事管制
。”〔7〕

    3月5日,齐齐哈尔铁路局所属昂昂溪车站,因引导员、扳道员在工作时间辩
论争执,忘扳道岔,盲目接车,造成383次旅客列车与020次货物列车侧面冲
突的重大事故。机车大破一台,货车损坏八辆,正线中断行车6小时10分。〔8
〕

    3月19日,毛泽东对《齐齐哈尔铁路局运输状况严重混乱》材料作出批示:
“林彪、恩来同志:此件请阅。一切秩序混乱的铁路局,都应实行军事管制,迅速
恢复正常秩序。一切好的铁路局,也应派出军代表,吸取那里的好经验,以利推广
。此外,汽车、轮船、港口装卸,也都要管起来。只管工业,不管交通运输,是不
对的。此事请研究酌处为盼!”〔9〕

    毛的批示,明确了铁路军管问题。批示是给林、周两人的,惟具体措施,是周
恩来落实的,目前尚未见有林彪参与的材料。

    3月22日,周恩来与李富春、李先念等在中南海会议室接见交通、铁道、邮
电三部群众组织代表共六十多人。周恩来在接见时称:“机关大联合都没有搞好,
三结合还没有条件,三个部都不成熟,铁、交、邮刚由部外转入部内,铁道部三十
三个组织观点不一致,两大派还要谈判协商。……”“经我们研究,铁路、交通、
邮电要实行全面军管。主要物资设备、援外、国防、航空先军管。一月底,我的意
见民航局归军队管。那样集中,但到真正实行军管时,有部分人拒绝不干,闹了几
天,军事院校和工厂还是说服了,最初闹的人多,一天天闹的人就少了,闹了四五
天没闹头了,最后不闹了。现在是三月份,不能再耽搁了。原来二月份又等了一个
月,刚才大家鼓掌,可能是不会有意见。总之不能再推迟,无论如何二季度的生产
要搞好。铁路、轮船、码头、汽车、港口、运输公司先搞大的,邮政先搞省会、直
辖市,大的港口,至于地方还可根据需要,实行军事管制。派军管小组或委员会,
由谷牧同志负责。军管的目的是过渡的办法,还是要实现大联合,三结合。”〔1
0〕

    三、铁路系统军管的实施

    3月28日,周恩来在中南海怀仁堂召集碰头会,讨论的主要问题之一,就是
关于铁道、交通、邮电部门实行军管的决定。〔11〕

    至1967年5月,铁路系统大部实行军管。全国十八个铁路局,军管了十个
,即齐齐哈尔、吉林、锦州、北京、呼和浩特、柳州、成都、西安、乌鲁木齐、昆
明铁路局。五十一个铁路分局,军管了二十七个。〔12〕

    惟对铁道部部机关军管的实施,延至5月中旬方得以落实。5月19日晚,周
恩来接见铁道部临时业务监督小组(1月29日成立)全体成员和部机关两派群众
组织——机关革命造反总部和联络总站的代表。周指出,联络总站造业务监督小组
的反是错误的,并宣布,将对铁道部实行军事管制。陪同周恩来接见的,有总参军
务部部长苏静(拟任铁道部军管会主任),总参军事交通部副部长杨杰(拟任部军
管会副主任),这是苏、杨在铁道部的首次亮相。〔13〕

    5月20日,杨杰在铁道部主持会议,传达将铁道部西南工程指挥部移交铁道
兵问题。此后数日,拟派驻部军管会的多名军队干部,听取了各群众组织关于部内
文革情况的汇报。

    然而,铁道部军管事关重大,必须得到毛泽东的最终点头同意,至5月31日
,周恩来再接到国务院联络员办公室报告:郑州、徐州、蚌埠、金华、宣化等铁路
枢纽站段因两派武斗,炸毁机车,停止作业,致使京广、津浦、陇海、浙赣等四条
主要铁路干线均处于瘫痪状态,仅徐州一处就停开货车六十九列。周恩来当即批示
同意济南军区68军党委常委关于要求对徐州铁路分局和火车站实行军管的急电(
时陆军第68军军部驻江苏徐州市,负责徐州地区“三支两军”事宜)。中午,周
到毛泽东处,说明铁路轮船关系到全国交通命脉,一旦中断,国民经济局势不可收
拾,对铁路、交通实行军管的问题不可再拖。毛泽东表示同意。〔14〕

    综合以上材料分析,关于对铁道、交通两部军管问题的文件,应在毛泽东处压
了相当一段时间。

    经毛泽东批示“照办”的《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化革命小组
关于对铁道部实行军事管制的决定(试行草案)》于5月31日正式发布。《决定
》共八条,其中第一、四条称:“一、为了坚决贯彻以毛主席为代表的无产阶级革
命路线,彻底搞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认真执行‘抓革命,促生产’的方针,保
证革命生产双胜利,根据毛主席关于‘军队不但要协同地方管农业,对工业也要管
’以及‘只管工业,不管交通运输,是不对的’等重要指示,特决定自即日起对铁
道部实行军事管制,成立军事管制委员会(以下简称军管会),任命苏静为军管会
主任,杨杰、朱互宁为副主任。”“四、军管会在国务院和中央军委的领导下,对
部的各项工作实行统一领导。部属单位无论是否实行军管的,均受部军管会的领导
;分散在各地的单位,同时受所在地革命委员会或军区的领导,但有关生产运输调
度业务,必须服从部军管会的集中指挥。”〔15〕

    与对铁道部军管决定同日发布的,还有同样是毛批示“照办”的对交通部军管
的决定。该两部是国务院系统最早实施军管的正部级单位,其军管经验对随后国务
院各部相继军管起到了启迪、示范作用。担任铁道部军管会正、副主任的总参系统
军队干部苏静、杨杰、朱互宁,日后亦深得周恩来的信任和倚重。

    苏静(1910-1997)时为兵团级的总参军务部部长。曾长期在林彪麾
下担负司令部参谋组织领导工作,历任八路军115师司令部作战科科长,东北野
战军、第四野战军作战处处长,四野暨中南军区副参谋长。1952年起任总参军
务部部长,1955年授中将军衔。1968年后,调任国家计委、国家物价委员
会、国家统计局三单位军事代表,国务院业务组成员,国务院政工小组负责人,国
家计委革命委员会副主任,国家计委副主任。为中共第九、十、十一届中央委员。
1988年授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杨杰(1921-) 时为副军级的总参军事交通部副部长。建国后历任西南
军区司令部军交处处长,总参军交部处长、副部长,1960年晋升大校军衔。1
968年苏静调离后实际主持铁道部工作。1970年1月,铁道部军管会与交通
部军管会合署办公,6月,交通部、铁道部、邮电部的邮政部分合并组成新的交通
部,任交通部革委会主任、党的核心小组组长。1975年回部队,先后任总参管
理局政委,基建工程兵办公室第一副主任,基建工程兵副政委,1987年离休。

    朱互宁(1924-)到铁道部军管前,为总参作战部空军处处长。到铁道部
四个月后,1967年10月4日,仅为师级干部的朱互宁被中共中央任命为驻冶
金部军代表,主持冶金部工作。1970年6月,任冶金部革委会副主任,党的核
心小组副组长。1973年7月调回部队,1979年后历任总参作战部副部长,
解放军电子工程学院副院长。

    朱互宁调离铁道部后,1967年11月15日,中共中央决定韩卫民(总参
军训部副处长)为铁道部军管会副主任。

    四、从军管到国防军护路

    5月31日下午,在毛泽东最终同意对铁道、交通两部实行军管后,周恩来召
集李富春等开会,商定对策。会后,周恩来去函中央文革陈伯达、康生、江青:

    “送上铁路中断情况电讯八份,请阅。今午在主席处,已说明铁路轮船关系到
全国交通命脉,绝不能中断。下午曾约集富春、先念、剑英、萧华、成武、谷牧、
秋里各同志会商此事。除以报请批发不许中断铁路轮船交通命令外,并拟将全国1
8个铁路管理局分给附近驻军实行军管包干,将沿海沿江轮运交海军包干,均与当
地军分区、武装部分开,不再介入地主支左工作,以便统一全国铁路轮船运输,免
受干扰。这一计划正由总参草拟,明日当可订出送审。

  “此外,拟为此事再发一告铁路轮船职工书,定稿后再送阅。

                                              周恩来

                                          五月三十一日”〔16〕

    6月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化革命小组发出《关于坚决
维护铁路、交通运输革命秩序的命令》。该《命令》第三条称:“煽动武斗、破坏
铁路、交通运输革命秩序和砸毁铁路、交通设施、运输工具的少数坏人以及情节严
重的肇事者,必须受到无产阶级国家法律的制裁。各地革命委员会、军事管制委员
会和驻铁路、交通部门的人民解放军部队、军代表、公安值勤人员有权根据一九六
七年一月十三日公安六条规定负责处理上述问题,有关方面必须听从,不得拒绝执
行。”〔17〕

    同日,军管会正式进驻铁道部。原部临时业务监督小组改为军管会业务协助小
组。

    6月5日,周恩来召集扩大的中央常委碰头会,讨论文件之一,为《对铁道部
实行全面军事管制的部署(草稿)》。〔18〕

    6月12日,国务院、中央军委决定,对全国铁路实行全面军管。〔19〕

    铁路系统由站点及线路构成。所谓“全面军管”,由于派出军管人员数量所限
,亦只能管到“点”(包括铁道部机关、铁路局、分局机关、主要枢纽、车站)上
,却未能全面铺开解决“线”(至少是主要铁路干线沿线)上的问题。而即便在“
点”上实施了“全面军管”,7月,京广、宝成、浙赣、湘桂、沪宁、长大等铁路
干线,仍由于两派群众组织发生冲突而一度中断运输。在此严重情势下,7月下旬
,周恩来不得不使出了最后一招——派出国防军(主要为陆军野战部队)护路!周
亲自拟定详细的国防军部队护路部署,送交仍在南巡途中的毛泽东,经毛批准,8
月10日,以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名义,联合发布了《关
于派国防军维护铁路交通的命令》,用明码电报方式向各大单位传达。

    8月10日《命令》全文,详见本文附录一。因当时保密的需要,《命令》第
一部分“任务区分”在下发时大都略去,故而极为少见,本文附录已恢复其原状。
“任务区分”涉及陆军二十七个野战军,占当时三十一个野战军的87%。另四个
陆军师,空军一个空降兵军,总后一个军级办事处,铁道兵一个军级指挥所,三个
铁道兵师。《命令》中所用当时部队代号与番号的对照表,详见本文附录二。

    《命令》是给各大军区、各省、市、自治区革委会(筹备小组)、军管会“并
8172部队、7250部队”的。为什么特别要注明“并8172部队(即陆军
第1军)、7250部队(即空降兵第15军)”?笔者推测,恐怕是因为武汉军
区在“七二○事件”后刚改组不久,而该两军所驻河南、湖北地处中原,位置十分
重要,为使《命令》直接到位,方有此非常举措。

    《命令》虽涉及三十个军级单位,七个师级单位,惟这些单位的实际派出兵力
,据后来军方的统计,则为“至9月中旬,全军共派出了2个师部、6个团、28
个营、190个连、43个排、33个班,分别配置在191个主要车站和110
对旅客列车上,执行维护铁路交通秩序的任务。”〔20〕

    五、简短的结语

(一)“三支两军”(支左、支工、支农、军管、军训),自1967年1月下旬
始。此际,文革进入“全面夺权”阶级,中央对学生、工人造反派渐失控制,中共
各级组织和政府、公检法机关相继瘫痪或半瘫痪,工矿企业停产或半停产,交通堵
塞,武斗成风。“三支两军”中的军管,多由周恩来提出,经毛泽东同意,相继对
部分省、自治区、大中城市、电台、银行、仓库、监狱、民航、公安、报社、铁路
局或分局、国防科研机构、沿海主要港口、大型水电工地等实行军事管制。据军方
统计,在1967年的前五个月里,全国实行军管的单位共达7,752个,警卫
保护单位2,145个,共计达9,897个单位,抽调军管、警卫重要目标兵力
共计达14.4万人。〔21〕铁路系统,为军管的重要组成部分,至1967年
6月,全国铁路实行全面军管,8月,国防军进入铁路沿线以维护铁路交通。

(二)虽然自1954年之后周恩来已没有任何军方职务,但其对军队仍然保持着
影响力,文革中表现尤甚。周恩来往往直接参与“三支两军”尤其是支左、军管的
部队部署调动、人员任用调遣,军事管制的具体部署,多由国务院系统提出,毛泽
东批准,军事系统实施。至少在文革前期,毛泽东对周恩来在此方面是放心使用的
,而林彪对周恩来采取了支持、合作的态度,使周在对军队及军队干部的应用上均
颇为得心应手,未遇阻力。同时,至今我们未能看到林彪参与“三支两军”具体决
策的有关材料,可以说,毛泽东更多地是通过周恩来而不是林彪去掌控“三支两军
”。

(三)对铁路系统的军管至为艰巨,难以奏效。以至毛、周最后不得不动用最后一
道杀手锏——国防军。但即便如此,武斗和混乱也仅限于收敛一时,未得根除。从
1968年初至1969年中,徐州、衡阳、柳州、南宁、桂林、昆明、成都、西
安、太原、晋中、晋南等地的铁路交通形势再度恶化,以至中央在1967年底至
1969年中针对铁路运输相关问题发出一系列“通令”、“命令”、“布告”,
如1967年12月2日《关于确保铁路运输物资安全的通令》、1968年2月
6日《坚决打击破坏铁路运输的反革命分子的命令》、1968年7月3日“七三
布告”、1968年7月24日“七二四布告”:1969年7月23日“七二三
布告”,以至如“七二三布告”宣布对“负隅顽抗者”实行军事包围、强制缴械、
追捕法办等严厉措施,至1969年下半年,全国铁路运输方可称正常。(200
7年5月)

注释:
〔1〕北京玻璃总厂红卫兵联络站编:《中央首长讲话(1)》(北京,1967
.3),页111。吕正操,时为铁道部部长;武竞天,时为铁道部副部长。吕同
时兼任军委铁道兵政委、总参军事交通部部长。
〔2〕同〔1〕书,页112。
〔3〕有关铁道部1967年初夺权经过及运动情况,参见铁道部机关革命造反总
部编印《铁道部机关文化大革命大事记》(油印本,1967.6)。
〔4〕《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十二册(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8),
页197。
〔5〕上海市革命委员会办公室编:《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重要文件汇集》(上海
市党校革命工作委员会翻印,1967.5),页197。
〔6〕〔8〕〔19〕中国铁路史编辑研究中心:《中国铁路大事记(1876-
1995)》(北京:中国铁道出版社,1996),页298-299。
〔7〕《中央首长在军级以上干部会和军委扩大会上的重要讲话》(首都红代会北
京政法公社、内蒙古党委红旗联络总部翻印,1967.9),页22-23。
〔9〕同〔4〕书,页267。
〔10〕北京玻璃总厂红卫兵联络站编:《中央首长讲话(3)》(北京:196
7.4),页158-165。
〔11〕《周恩来年谱(1949-1976)》下卷(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
1997),页141。
〔12〕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研究所:《中华人民共和国军事史要》(北京:军事
科学出版社,2005),页609。
〔13〕参见〔3〕书,页21。
〔14〕同〔11〕书,页158。
〔15〕中共中央文件 中发[67]165号。见《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文件汇
编》(福州军区政治部编印,1967.6),页333-337。
〔16〕陈扬勇:《苦撑危局——周恩来在1967》(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
1999),页119-120。
〔17〕《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文件汇编》(福州军区政治部编印,1967.6
),页338-340。
〔18〕同〔11〕书,页160。
〔20〕同〔12〕书,页611。
〔21〕同〔12〕书,页608。

◇ 附录一:

中发(67)241号 明电
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
关于派国防军维护铁路交通的命令

    各大军区,各省、市、自治区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军事管制委员会,并
8172部队、7250部队:

    为了更好地贯彻执行伟大领袖毛主席提出的“抓革命、促生产”的方针,保证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顺利进行,促进工农业生产的发展,切实保证铁路运输的畅
通,现决定派出部分国防军部队担负护路任务。部署如下:

一、任务区分
(1)沈阳军区:
3135部队,负责沈阳(不含)至山海关,叶柏寿至赤峰,高台山至平泉(不含
),和大虎山至通辽各段。
3096部队,负责沈阳至旅大段。
3225部队,负责苏家屯(不含)至丹东和沈阳(不含)至清原各段。
3167部队,负责长春(不含)至图们,哈尔滨(不含)至拉法,图们至牡丹江
(不含),吉林至莲河(不含)各段。
3009部队,负责沈阳(不含)至陶赖昭(不含)四平至通辽(不含),郑家屯
至丰库,四平至辑安,梅河口至清原(不含),让湖路至通辽(不含),哈尔滨(
不含)至昂昂溪(不含)各段。
3026部队,负责哈尔滨至陶赖昭、至绥芬河、至泰东,牡丹江至鹤岗,绥化至
莲江口各段。
后字201部队,负责白城子至昂昂溪(不含)、至伊尔拖、至郭前旗、至太平川
各段。
总字505部队,负责昂昂溪至满洲里、至嫩江各段和大兴安岭林区各支线。
(2)北京军区:
4555部队,负责北塘至山海关(不含)段。
4688部队,负责丰台(不含)至塘沽,天津至德州各段。
4800部队,负责石家庄(不含)至琉璃河和密云(不含)至平泉段。
4587部队,负责石家庄至德州(不含)、至榆次(不含)、至安阳(不含)各
段。
4618部队,负责青龙桥——大同(不含)段和丰沙线。
4642部队,负责同蒲线、集二级和大同——乌达段。
北京卫戍区,负责北京市近郊区各段。
(3)济南军区:
6063部队,负责德州(不含)至蚌埠(不含)和连云港、郑州(不含)——潼
关。
6037部队,负责济南(不含)至青岛段。
6003部队,负责蓝村(不含)至烟台段。
(4)南京军区:
6453部队,负责南京至蚌埠、至马鞍山(不含)各段。
6408部队,负责淮南线和芜湖至马鞍山各段。
6410部队,负责南京(不含)至上海段。
6409部队,负责上海(不含)至杭州、至鹰潭(不含)段。
(5)福州军区:
6645部队,负责南平(不含)至厦门段。
6616部队,负责南平至福州段。
6703部队,负责鹰潭至南平(不含)段。
6011部队,负责鹰潭(不含)至株州(不含)和向塘至九江段。
(6)广州军区:
6900部队,负责广州至深圳、至蒲圻(不含),和衡阳至冷水滩段。
6975部队,负责柳州至凭祥、至冷水滩(不含)至都匀,和黎塘至湛江各段。
(7)武汉军区:
8172部队,负责郑州至安阳、至武胜关段。
7250部队,负责武胜关(不含)至蒲圻,汉阳至丹江各段。
(8)兰州军区:
8133部队,负责兰州(不含)至潼关(不含)、至乌达(不含)、宝鸡至广元
(不含)各段。
8061部队,负责兰州至西宁、至玉门镇、武威至干塘(不含)各段。
(9)成都军区:
7848部队,负责成都至广元、至资阳段。
7788部队,负责重庆至资阳(不含)、至石门坎和内江至安边各段。
8815部队,负责成都(不含)至甘洛段。
(10)昆明军区:
7557部队,负责昆明至河口、至凤凰山(不含)段。
7611部队,负责贵阳至石门坎(不含)、至都匀(不含)、至凤凰山段。
7591部队,负责昆明(不含)至广通段。
(11)新疆军区:
    负责玉门镇(不含)至乌鲁木齐段。

    各部队应在八月十五日以前进至所担负的任务地区。现在担负列车值勤的部队
,除国际列车仍按原规定执行外,其它列车,按上述部署进行相应的调整。

二、铁路系统已实行全面军事管制,国防军担负护路任务后,对原铁路局、分局的
军管会和站段的军管小组,应根据实际情况,进行必要的调整或改组,以便更好地
实施统一指挥和领导。

    为了密切配合,共同完成维护铁路交通秩序的任务,各站段的铁路公安人员,
统归所在站段护路部队指挥。

三、担任护路任务的部队,必须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
大力突出无产阶级政治,坚决依靠广大革命群众,广泛深入的宣传和贯彻中共中央
、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关于坚决维护铁路、交通运输革命秩序的命
令”和有关方针政策、命令、指示和规定,保证革命和生产双胜利。

四、铁路、交通运输部门的群众组织和革命职工,与铁路、交通运输系统以外的群
众组织之间一律不许互相冲击。铁路、交通运输部门的群众组织,除中央特许者外
,暂不参加本单位以外的群众联合组织,但可参加本地区的联合的政治活动,如革
命的大批判。

    外地、外单位的群众组织在铁路、交通运输部门设置的联络机构,必须撤出。
铁路、交通运输部门各单位的群众组织之间,也不要互相设置联络机构。

    命令的第四条可以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名义,单独公
布、张贴。

中共中央
国务院
中央军委
中央文革小组
一九六七年八月十日

〔原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共中央文件》(南昌:江西师范学院井冈山兵团铁
军战斗队翻印,1967年9月),页192-196。已根据中央文件原件核对
更正个别错字。〕

◇ 附录二:中发(67)241号文中部队代号与番号对照表

3135部队:陆军第40军
3096部队:陆军第39军
3225部队:陆军第64军
3167部队:陆军第46军
3009部队:陆军第16军
3026部队:陆军第23军
后字201部队:总后白城办事处
总字505部队:铁道兵大兴安岭
林区指挥所
4555部队:陆军第24军
4688部队:陆军第66军
4800部队:陆军第38军
4587部队:陆军第63军
4618部队:陆军第65军
4642部队:陆军第69军
6063部队:陆军第68军
6037部队:陆军第67军
6003部队:陆军第26军
6453部队:陆军第60军
6408部队:陆军第12军
6410部队:陆军第27军
6409部队:陆军第20军
6645部队:陆军第31军
6616部队:陆军第84师
6703部队:铁道兵第11师
6011部队:陆军第76师
6900部队:陆军第47军
6975部队:陆军第55军
8172部队:陆军第1军
7250部队:空降兵第15军
8133部队:陆军第21军
8061部队:陆军第55师
7848部队:陆军第50军
7788部队:陆军第54军
8815部队:铁道兵第5师
7557部队:陆军第13军
7611部队:陆军第49师
7591部队:铁道兵第1师

〔余汝信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