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访问链接:
www.weidongbo.cn//p129084&g=999&tag=&page=1

向加州纽约华裔大麻议员们说No!

纽约代伟    05/25     1297    
4.5/2 




前言: 我居住的附近,是皇后区一所算做小有名气的高中,日常你上学我生活基本相安无事。但近段时间,每次路过校外,总会闻到一股飘乎不定的大麻味;有时会看到那些背着大书包的男女小同学,手指缝里夹着黑色的大麻短烟头。以前看到他们都是躲在大树、墙角或天桥下等背阴处偷偷吸食,现在已欲遮不掩招摇过市,一幅故作酷酷的样子。他们都才十几来岁,稚气未脱。那单纯的眼神与不相协调的诡异动作,令我触动,不禁深思。

事实上,青少年吸食大麻的状况,在今天的纽约已经相当堪忧了...。


地上原无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大麻本有害,抽的人多了,也就合法了。

------千夫指•极L民主党


         近日,看到加州众议员丁右立(Philip Ting)提出每万人至少有一间大麻店的法案,遭到旧金山华人社团的一致强烈反对。华人社团曾在2017年的10月和12月两次进行讨论并决议反对大麻店,更决议属下商铺不准出租给大麻类经营者。如果依照丁大议员提案中以人口配额计算,那么加州3000多万人口将会出现3000家大麻店,这会比银行还多,这听起来是一个多么匪夷所思的现象。

         社团人士认为,中国历史中的“鸦片战争”给广大华人留下沉痛的记忆,是华人绝对忘不了的,“大麻”与“鸦片”同出一辙。因此,他们坚决反对此法案,并呼吁广大民众一起发声,提议丁右立收回法案,不然将会对他进行“杯葛”行动。

        不可否认,大麻具有药用功能。对于药用大麻,可以讨论合法化,但应在医生处方下前往药店购买。但如果把大麻“娱乐化”推广,则有很大程度的不良后果。恐怕某一天“娱乐白粉”和“娱乐AK47”也要走向合法了。

        “不能够以一种好处,而忽略它大部分的坏处”。华人社团的强烈不满,也是加州很多华人的心声。尽管有些刻板古化缺少现代的印象,但勿容置疑,华人社团仍然是保留和坚持重要价值观和社会观的群体。 

       丁右立是旧金山政坛最有名的华裔之一,他从2012年当选州众议员,同时也担任加州预算委员会主席。他的大麻合法化方案,即AB1356法案,是在上个月底提出的。该提案要求在2019年加州选举投票时,支持大麻合法化超过50%的市,强制开设大麻店。






       丁右立在法案中还给出了配额:每万人至少有一间大麻店。如果没有阻拦,AB1356法案将会被列入今年11月的选票中。一旦通过,加州各地禁止开设大麻店的法案将作废。先河一开,洪水泛滥。丁右立是位名符其实的”大麻议员”。丁议员还有另一项提案,是准备在加州“禁纸”。想想去麦当劳买杯饮料也有一个长长的收据,对此提案我则表示程度上赞同。 
       在东岸的纽约,也有另一位同样举足轻重的华裔议员刘醇逸(John Liu),对大麻合法化也持有同样的支持态度。去年,刘醇逸经过几年的“闭关”,再度复出竞选纽约州参议员并获成功。这里面既有对他以抱厚望的华人社区的热情支持,更有的是民主党铁营的强大后盾运作。 
       虽然成为了参议员,但具有浓厚华裔背景的他在一些纽约最为关注的议题上,并没有给予支持他的华人期望中的正确解读。刘醇逸听命并遵照民主党的“本盘”路线,主张通过加税促使大麻在纽约合法化。这不仅遭到纽约华人民众的反对和质诟,就连同为华裔市议员的顾雅明(Peter Koo)也表示反对。纽约多个地方的华人,都举行示威阻止大麻店进驻本社区。 
       刘醇逸曾担任纽约主计长及竞选过纽约市长,被称为纽约华人参政的样板。虽然在多年前出事退出政坛一段时间,但他在华人社区仍然有着不小的影响力。刘持有的大麻合法化态度,对华人年轻一代和自由主义者都有怂恿和鼓励作用,同时也对具有惯性反大麻思维的华人有不小的冲击。 大麻化令刘仍处在争议中的形象再度蒙尘。
       相反,担任纽约市议员的顾雅明,却是华人议员“大麻风”中少有的头脑清醒的一位。他认为加税会使大麻价格提高,反而滋生更大的非法大麻市场。很简单,那些抽大麻的青少年,会从布朗士或布鲁克林大老远跑到曼哈顿的五大道大麻店去买大麻抽吗?他们居住的街区里就有很多的非法便宜货。关键的问题是阻止和杜绝青少年很容易买到大麻和打击十分盛行的黑市贩卖。 
        顾雅明并在纽约市议会中直问其他议员:你会私下里支持你的家人抽大麻吗?没有人敢正面回答他的问题。“抽烟已经很不好了,还要抽大麻”,顾一针见血地指出,“不能因为很多人抽,很多人做不好事情,就真的合法化”。 
        议员们获选要对他的选区选民负责,华人议员更需秉承华人美好传统价值服务民众。对于大麻合法化这种扭曲的社会问题,更要负责正面教导民众,而不是一味禁锢于党派的既定路线。“为了政治而政治”,令这些议员们对自己的真正思想妥协。他们放弃“共识”而选择了与自己政治前途相干系的党盘,是对选民期望的最大伤害和不负责。  
        支持华人参政亳无疑问,不可否认他们也为社区做了不少贡献。但华人议员因为政治而失去了自己,变得言不由衷。大麻虽然在纽约有很多人吸食,但那毕竟还是少数人。他们可以在一定的灰色空间存在,但并不一定就要立法推向光明的公众。这种为照顾小群体而损害大群体利益的行为,是“政治正确”的极左路线。同时,不能因为华人议员有着同样的面孔而给其“颜面”,从而姑息其与“共识”相背道的不端行为。功是功过是过,对政治人物的举动是非分明。适时的敲打,是必须的。 
       最后,我也问一问加州的丁议员和纽约的刘议员:你们支持大麻合法化,为什么不叨根儿大麻做个表率;你们自己都不会做的事情,却立法支持普通民众们去做。你们会允许你们的家人平时抽大麻来娱乐吗?我相信你们肚子里的答案,会是No! 
       对于支持合法化的两位华裔大麻议员老兄,我也要向你们支持的大麻合法化案,说No!


备注:昨日(文发后第二天)闻悉,因为备受争议,加州丁议员已宣布搁置他的大麻法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