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访问链接:
www.weidongbo.cn//p6929&g=999&tag=287&page=1

从民运到民主:大陆华人赢得选战的历史意义


Don Sun    08/12     13110    
4.6/7 

今年硅谷的选举候选人中,有三位来自大陆的第一代新移民参选。特別是我,更是和硅谷很多从事高科技行业的华人朋友一样,在国内接受良好的高等教育之后再通过留学申请到达这片新大陆。中国大陆的第一代移民一旦当选,必将会极大地推进全美各地华裔的民主参与。 这不仅可以激励硅谷工和新来的大陆华裔的社区意识和和从政热情,影响亦将波及中国大陆向往民主的人士。 虽然面临严峻挑战,但我已有累积多年的社区服务成绩和参加过地方选举的经验。 参选是一回事,当选又是另一回事。 谁都可以递个表格成为候选人,热闹几个月,但赢得选战,成为民选的代表,绝非易事。 人品,资历和愿景,缺一不可。 

我生在共产党的“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一代,经历了文革,四五运动,八九年天安门事件等中国大陆的”民主运动“。尤其是我,在大陆参加过1976年的西单民主墙,1980年的人民代表选举,1981年新华门静坐示威和1989年的海外学运,民主对我们大陆人来说,是跟着政府对着干,造反有理,造反有功。 中国历代的农民运动,学生运动都掺杂着暴力和流血,给老百姓带来的只是混乱,失望和损失。最后还是以独裁的政治统治胜利而告终,新一轮的更为集中权力周而复始,民主只是一代又一代人的“中国梦”。来到美国后,我们才亲身体验到“自由”,“民主”的和平改革社会的方式,无数次参与选举的过程渐渐使我们理解,民主是需要老百姓的支持和认可的,是政府跟人民一起建立的关系,政府官员就是为人民服务的,服务得好,人民选你,服务的不好,人民不要你。我现在才感到,在中国搞了前半生的民运,跟民主一点关系都没有。民运的领袖,魏京生,胡平,王军涛,陈子明,刘晓波,在没有得到老百姓的支持下,不可能成功。 虽然我们创造了一系列的“英雄”,但没有造福于人民,更没有改变任何制度。近年来,中国华裔海归给大陆的经济带来了史无前例的影响,如果中国大陆来的第一代移民能够有更多服务榜样并直接有地方民主执政的经验,中国民主也许还有希望。 

湾区的台湾华裔早在三十年前就开始了社区服务和经历选举。他们回馈社会的理念好像在每个人的血液里流淌着。没有任何一个台湾来的华侨不参入社区活动支持社区建设和华人政治活动的。早年的隋景瑞是第一个吃螃蟹的华裔,他当选了Cupertino 学区委员后,湾区的华人从政就此开始了。 在我市(Cupertino),丁永庆,龚行宪,魏虹先后担任了扶轮社的主席。台湾华人把社区参与的意识转当成一项日常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而且,参加慈善活动,助人为乐,不求回报,这种精神,真值得我们效仿。他们所作的一切,不仅仅给社会带来利益,也给他们自己带来无穷的精神力量和享受。 在图书馆,健身房,残疾人家园,老人服务中心,处处可以看到台湾华人的面孔,老少都有。 哪怕是帮助大陆救灾,扶植大陆的新移民,为我们竞选背书,筹款,处处都有他们无私的奉献。相比之下我们大陆来的移民有些惭愧,需要向他们看齐。 

我个人刚来美的时候,头十年的时间,和很多其他人一样,忙碌于自己的学业,家庭,和朋友圈。 生活稍稍稳定后,我的圈子就是校友会和同乡会,最多是个华人的“专业协会”。从来没有社区服务的意识,更想不到到地区政府服务,为各个族裔的老百姓分忧。

最早帮我走出华人小圈子的人是朱感生,李洲晓,廖本荣,他们早期的的参选经历,使我看到了华人圈子之外的天地。 从2000年开始至2008年,我主持星岛中文电台的“每月一书”节目,后来又由尹集成邀我参与亚太公共事务联盟(APAPA), 美好政府捐款委员会(AAGG),亚太领袖学院(APALI),展望新美国(VNA),欣欣教育基金会, 等一系列亚裔组织。在前辈们的带动和领导下,我渐渐开阔了视野,开始在社区里深耕细作。 在黄少雄和胡宜兰的鼓励下,我服务于Cupertino Planning Commission 已经第四年了,有幸参与并领导了苹果公司第二期总部大厦的建设的规划审批过程,真是眼界大开。 能够为我自己的城市作出一些小的贡献,我觉得很欣慰和愉快。 此外,我在 Cupertino Rotary Club 也有七年了,这也要感谢丁永庆的推荐。在湾区台湾华人的鼓励下,我还担任Cupertino Historical Society 的理事五年,今年是副会长,了解了我市的每一个历史景点和故事 。 在 尹集成先生的信任和领导下,我担任APAPA湾区执行长五年,把增加华裔选票作为俄自己的使命。这五年期间,我的足迹几乎遍及湾区每一个华人超市和大部分学校。 高中的午餐时间,我和志愿者搭台登记刚刚到18岁的学生成为选民;超市门口,新美国人宣誓的礼堂外,我和义工们发放投票登记表格。抗议ABC电视台侮辱华人的活动,得到APAPA的全力支持,及时提供车辆。 成功地表达华人的心声,都离不开许多在湾区长期服务的团体和领袖。虽然,SCA5之后,一些新团体争相练摊,招募志愿者搞选民登记,甚至深深地介入到选战之中。但我们不该只看到台上的风风火火,而忘记了幕后众多默默无声却作出了重大贡献的朋友们。比如,在反SCA-5的战斗中,有一件不可磨灭的大事,却可能不为人知:若干华人社区领袖,在幕后踏踏实实地做各位加州议会议员的工作。 真正做事的人不需要标榜,也不需要吹嘘,他们过去做过,今天也在做,明天还可以做。我希望搭便车的人下次能够成为真正的领袖,做当之无愧的奉献者。

今年竞选的我,张弛和赵燕,得到众多台湾华裔中的社区领袖的背书。 经历30年政治磨练的的前辈,能够背书我,使我诚惶诚恐。 他们三十年来,为无数华裔候选人,捐献了百万以上的资金,尹集成,王彦邦,丁永庆,龚行宪,朱伟人,臧大华,贾仪光,尹集宪,朱感生,林国庆,廖本荣的背书,对我而言,是沉甸甸的责任,我义不容辞地更加谦卑的为社区服务,为人民服务,为华裔服务。

2014年的形势让人看到了一线希望。长期从事政治的亚裔和华裔组织之外,多了许多来自中国大陆华裔的新面孔和新声音,甚至一些新的组织。 这些活跃分子和义工,成为各路候选人和党派争夺的对象。 我们三个来自大陆的候选人,希望不仅得到台湾华裔社区领袖的鼓励,同样也希望赢得同是大陆华裔的草根团体的支持。

美国的政治领袖真是“为人民服务”。 他们不仅仅要具备多年服务社区,大公无私的历史背景,也要具备人格,智慧,合作的精神和默默无闻为普通百姓服务的个性,以及对口的专业知识,才能成为公仆,并在服务社区的过程中, 赢得尊重和信任, 这些点点滴滴的的奉献在选举年化为选票。 认识到这一点,对于我们来自大陆的华裔而言,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们活在一党专政的体制下,民主的希望只是一个梦幻和理想。我们把民主简化为街头抗争,头上裹一条毛巾,手里攥一个高音喇叭,领头喊几嗓子口号,抛头颅,洒热血 我们习惯崇拜这样的“英雄”。 看到美国地方领导竞选,执政,我们才意识到真正的民主需要老百姓的认可和投票,扎扎实实地为老百姓做好每一件日常生活的事,公平地处理邻舍关系和利益,和平共建家园。 

真正的民主,要弯腰倾听选民的声音,每天都晚餐时间,抱着电话机,一家一家地打电话,争取支持,真正的民主,要一家一家地敲门拜票,阐述自己的理念和施政方向,了解发生在当地的民间事情,同情弱者,理解不同的想法,尊重每一个候选人和选民。

美国,为我们来自中国大陆的华人提供了完美的民主环境和制度结构,机会和一切资源。 如果观察社区的事物,你会发现每一项公共工程,都有一些非营利组织在协助,参与管理,井井有条,按时完成项目。比如,我们市的National Night, Thanksgiving Turkey Delivery,KidsFishing, Kids Shopping, Operation Snowflake, Crabfeeding, Neiborhood Watching, 选民的眼睛雪亮,心也明镜一样清楚,每一票的背后,都是一颗关心社区的心和独立判断的头脑。 地方选举的胜算来自在社区的长期耕耘,只要居民知道你一直在尽心尽力的为民服务,同时了解在以往参与城市发展中的历次投票都是公正,公平的,只要我们腿勤,嘴勤,选举的资金和其它资源都是次要的。我在城市发展过程中的四年记录,任何人都可以在市政府的网站上调阅和观看录像。没有社区服务记录的候选人,选民很难信任,政治捐款的来源和规模也会大受影响。看看候选人的网页,单纯靠党和特殊利益集团支持的候选人,通常没有草根的支持,背书的结构会很单一的。赢的希望很多要靠运气了。 

最近大陆新移民来美的政治热情,很多成分是逼出来的,而不是一种长期形成的生活方式。 SCA5 一亮相,我们盘子里最大的一块蛋糕不仅被动了,更眼看着要被瓜分了。切身利益受到冲击和威胁,大家才如梦初醒般的冲出家园,来到市政府的大厅。 我在规划委员会的四年里,公听会上几乎见不到华裔的面孔,SCA5的辩论会,我们的大厅和广场却挤满了愤怒的中国人。权力可以分配公平,也可以是分配不公平的道具。虎妈们疯狂投入选战,支持候选人的标准只有以SCA5划线,执意以党划线,却没有人感到我们参与的动机是如此单调和狭隘。 如果平时关心社区事务,一级一级的把社区的涵义提高和扩展,我们不会到这一步才觉醒,临时打再多的鸡血,也不可能建立犹太人在美国的影响力和社会地位,总想像我们可以在2014年扭转乾坤,似乎离现实还有些距离。 竞选人的成功,不是靠忽悠就可以上台的。打铁还要自身硬。我们自信,自知,我们需要的是所有族裔, 华裔,印裔和白人的支持。 

我曾经希望我也可以象无数写手一样,成为鲁迅,一夜之间把激情文章传遍千家万户,第二天有无数粉丝无体投地,站在审判席上质问候选人,趾高气昂。 但我还是想把写的工作留给别人吧,在大海里游泳才会体验到大海的深邃和广褒,只有亲历选战的人,我们才会看到人性的光辉一面。写十篇文章不如有一次竞选的成功体验。 民主党拒绝背书我,共和党更不可能背书我,但这些拒绝背后,我更可以理直气壮的告诉大家,我代表人民的利益。 我尊重他们的选择,当选后也会一如既往地和任何人合作。我多么希望自己的同胞能背书我们呀。我们自己已经走了十年了,现在是大家一起努力的最后时刻,我们需要每一票。 

我的核心理念是建立各个族裔的合作共识,弯腰倾听社区的声音,打造一个美好的小城市。我们的城市拥有太多太好的人才和资源。只要我们能够达成共识,一个有大陆人参与的城市就会成为硅谷的明星和世界的焦点。 请到我的竞选网站了解更多背景和参与我们的竞选。

如果认同我的想法,就请捐款十元($10) 

Payable to : Don Sun for Cupertino City Council
Address: 20111 Stevens Creek Blvd., Ste.130, Cupertino, CA95014

Donating online at www.donsu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