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访问链接:
www.weidongbo.cn//p7292

从学生到律师到州议员候选人的17年反Affirmative Action 的故事 -...


祝凱    08/21     17874    
4.7/6 


祝凯 - Kai Zhu, SVCA

August 21, 2014

 

2014年初的加州,一场触及华人核心利益的SCA-5宪法修正草案的危机[1],不仅把政治上习惯做沉默羔羊的加州华人推到了风口浪尖,被迫发出自我维权,不甘任人宰割的怒吼,也让全美华人通过网络和亲朋好友的口口相传,亲眼见识到:


1)政治永不遥远,随时随地就会发生在眼前身边,对个人小家庭生活带来巨大冲击。

2)政治并不可怕,每个人都可出钱出力,齐心协力改变一个重大议题的走向和结果;不关心参与,麻木不仁才真正可怕。


SCA-5 好不容易在华人众志成城的努力下流产了,但SCA-6 肯定会卷土重来。打破加州的一党专政,让联邦宪法所体现的Checks and Balances的美国立国之精髓不在加州成为一句空话甚至笑话,是让SCA-X胎死腹中的最有效途径。为实现此目标,我们华人在11月加州大选中必须集中有限资源,着力于真正有当选希望,又和华人理念一致,立场坚定的政治候选人。

 

AD-16区竞选加州众议员(Assembly Member)的共和党候选人Catharine Baker律师,无疑是在整个北加州最有希望夺得州议会一席,打破民主党2/3垄断性地位的候选人。令华人欣慰的是,Baker不光会在11月大选中占上风,她更从学生时代起,就坚定地反对Affirmative Action

 

虽然不是华人,Baker 17年来一路坚持,在SCA-5所体现的重大议题上,没有任何政治投机的嫌疑,110%值得华人信赖。她绝非AD-28区的Evan Low那种在KQED电视上公然支持SCA-5,而在SCA-5流产后当天马上改口,还和自己那从来就罔顾华人利益,不仅以“鱼翅案”而臭名昭著,更对反SCA-5麻木无情且毫不作为的师傅Paul Fong一起,恬不知耻地公然向华人放马后炮来邀功请赏的下流政客可比。

 

Baker 17年前就在PBS全国电视观众前作为少数派学生勇敢地反对AA

 

或许有人会问,为什么Baker这样一个白人会对SCA-5这个从实际角度来说只对亚裔不利的修宪案如此关注?和一些惯于利用敏感政题,以较小甚至零政治代价来操纵民意为自己图谋政治资本的政客相比,Catharine Baker坚定的反AASCA-5的立场有据可查,并可一直上溯到17年前在PBS全国电视节目上的一场报道,而当时Baker是伯克利法学院的一年级学生。

 

众所周知,伯克利是一个极其liberal的大学校园。伯克利法学院也是美国十四所最佳法学院[2] 中最为liberal的法学院。相比而言,伯克利法学院学生思想比较左倾,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民主党精英思想,喜欢做各种civil rights或者其它pro bono的法务工作,也喜欢到政府部门当律师。

 

在我去读书的2005年,伯克利法学院刚请来哈佛的Christopher Edley教授做院长不久,而Edley是美国Top法学院中有史以来第一位黑人院长。他上任后不久就希望提高法学院学生的diversity[3],并将侧重于interdisciplinary researchEarl Warren Legal Institute改成了Chief Justice Earl Warren Institute on Race, Ethnicity and Diversity[4][5][6]

 

为什么伯克利这样一个非常liberal的法学院还会有student bodydiversity问题呢?这就和加州在199611月通过了禁止Affirmative ActionProp. 209法案[7]有关。Catharine Baker 1997年秋季成为伯克利法学院一年级学生,也正好是Prop. 209生效后的第一批法学院新生。

 

当时PBS公众电视台最有名的The NewsHour with Jim Lehrer节目在1997818日做了一个追踪Prop. 209的“Focus - Beyond Affirmative Action”采访,而采访对象就是伯克利法学院学生。当天此节目由著名主播Elizabeth Farnsworth女士主持,记者Spencer Michels在伯克利法学院现场报道。Catharine Baker (当时她还未结婚改成夫姓,而使用娘家原姓Bailey) 做为一名新生,也是被采访的学生代表之一。

 

当天的采访报道表明,在1997年之前,伯克利法学院大力争取录取少数族裔学生来提高diversity,包括每年最终录取约20名非裔学生。但在Baker的同级新生中,仅有一名非裔学生,而且还是一名在1996年时就已经被录取但选择了延迟一年入学的学生。原来1997年在被禁止用Affirmative Action来录取少数族裔学生后,伯克利法学院在所有当年录取的792名学生中,只录得了14名合格非裔学生,而他/她们最终全部选择去了别的法学院。

 

在美国,医学院和法学院由于良好的就业远景,是比较热门的职业学院。而进入伯克利这样的法学院,通常意味着学生比较容易一毕业就到大律师事务所做一份高薪工作[8],因此其入学竞争十分激烈。由于一般法学院每个年级的学生人数比大学每个年级的学生人数少很多,所以在苦读四年大学后还能进入Top法学院的难度,比本科进入常春藤级别学校的难度要大不少。但恰恰因为这个原因,在原有的Affirmative Action的体系之下,伯克利法学院每录取一名under-qualified的学生,就意味着一名优秀合格的学生,不得不被不公平地放弃而被迫选择去别的法学院,而那又有可能直接负面性地影响到该优秀学生的职场前景甚至人生。


下面就是这场采访报道中Baker全部的两段发言:

SPENCER MICHELS: Of 792 students offered a place at Boalt, only 14 were blacks. And none of them chose to attend.

DANIELLA RAZ, Law Student: I think the law school is going to be a really different place. Discussions will be totally dead and different, and it's very sad.

CATHARINE BAILEY, Law Student: I might be in the minority on this one, but I'm kind of pleased, actually, that there is no affirmative action in the admissions process. But I'm looking forward to still have a diverse class but not having it because of an explicit policy. So I'm pleased.

SPENCER MICHELS: Of course, it isn't a diverse class. There's only one black in it.

CATHARINE BAILEY: Well, that's if you believe that skin color is all that defines diversity, which I don't.

 

下面是这场采访报道中transcript的部分内容,包括Baker的两段发言。

 


可以清楚看到,当时Prop. 209刚生效不久,而Baker面对PBS全国观众,勇敢并清晰无疑地反对Affirmative Action,反对用“skin color”来做为增加diversity之手段。她的观点,在一个极其liberal大学里的liberal法学院中,是明显的少数派。而当时的伯克利法学院院长,美国Women’s Rights领域鼎鼎有名的同时也是liberal思想的Herma Kay教授失望地表示,不用Affirmative Action,就很难录取到合格的少数族裔学生。

 

无疑,从17年前作为一名法学院新生在全国电视观众面前勇敢反对在伯克利校园占主流思想的Affirmative Action,到今天在民主党左倾政治势力庞大的加州反对SCA-5Catharine Baker律师始终坚持自己的理念和原则,不做Evan LowPaul Fong这样的墙头草和马后炮,绝对是华人在SCA-X议题上的放心候选人。

 

Baker 11月大选中会面临硬仗,但占上风

 

在六月初选中,Catharine Baker以黑马姿态一举夺得头名,击败有工会支持的民主党左派候选人Tim Sbranti 和有很多商业捐款的民主党温和派候选人 Steve Glazer。而Sbranti Glazer在初选中各投入了数百万美元,创造了加州有史以来最为昂贵的初选之一[9]。诚然,Baker有一定的“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之宜,但她的强大人气和一个政治新人的清新正面形象,不容质疑。我在初选一次帮她扫街拜票时,碰到一位中年妇女选民追问起Baker的政治履历。我相当紧张,但又别无他法,只能实话实说告之Baker除了为社区做过很多pro bono免费的法务工作外,并无其他的public service的经验。不料那位妇女笑了起来,说我们就是要这样的新人来做事,因为新人不会像许多变成职业政客的议员那样习惯性的官僚低效,无所作为。

 

Baker是共和党温和派,socially progressive but fiscally conservative,因此和初选被淘汰的民主党温和派Steve Glazer一样有很多重叠的中间派选民。在六月三日初选当晚开票时,Baker一路稳定大幅领先,而我和很多人一样,关注SbrantiGlazer之间争夺第二名的选情超过了关注Baker的票数。正常情况下,如果Glazer赢了Sbranti,那么Sbranti的民主党左派选票多半会在11月大选时投向民主党温和派的Glazer而很难投向共和党温和派的Baker。但若是Sbranti赢了GlazerGlazer的中间选民票就很有可能11月大选时投向Baker。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逻辑上的推理,而是有实实在在的根据。在AD-16区,湾区捷运公交系统BART的罢工问题是一个极其重要的议题,更是许多single issue选民的投票指标。初选时,一个朋友在我向她介绍Baker之前只知道Glazer,也只因为Glazer反对BART罢工的政见而把票投给了Glazer。如果当时她了解Baker也同样反对BART罢工,那她的一票完全非常可能投给Baker

 

几天前,消息传来,这个理论有了最新的证据 很多在初选时背书支持了Glazer(已被淘汰)的AD-16区本地民选官员纷纷为11月大选背书了Baker而不是Sbranti[10]。在此令人振奋的局面下,Baker的共和党基本盘选票加上很多Glazer的中间选票,实际已强于Sbranti的民主党左派基本盘选票。所以,all other things being equalBaker现在的局面已经占上风,赢面高于Sbranti.

 

经费是Baker 11月大选中较薄弱的一环,希望全美国华人鼎力支援

 

上述分析中,“Baker现在的局面已经占上风”的结论虽然清晰合理,但有一个假设,就是“all other things being equal。”

 

但在初选中被证明了的是,Sbranti有强大的工会支持。远的不说,SbrantiBakerAD-16区的一个最大不同政见就是BART的罢工问题,而Sbranti代表的恰恰是支持BART罢工的工会势力。可以预料,在11月大选前,工会势力会金援Sbranti打广告战并出钱雇人帮他扫街拜票。而Baker做为一个政治新人,在竞选资金这方面有困难。

 

在整个北加州,Catharine Baker是最有希望替共和党拿下加州议会一席的候选人。她又同时是在加州华人利益重中之重的SCA-X议题上最令人放心的候选人。面对资金问题上存在变数的11月大选,我们在参政议政上初试啼声的加州华人,应该坚定勇敢地站出来支援Catharine Baker,为她捐款并做其他力所能及的事情,比如电话拜票催票。

 

同时,我们加州华人也希望全美国华人联合起来,关注北加州的选情,支援Catharine Baker。历史一再表明,加州的极左派liberal制造的恶法怪法,一旦在加州实现,就有可能向全美国扩散。最新的一个铁证就是加州去年搞出来的允许中学生根据自我声称的男女性别来实际上混用厕所和沐浴室的AB1266 法案[11],竟然在保守的德州有了最新的版本,今年五月底在休斯敦通过[12]。

 

加州及全美国的华人,让我们联合起来,为保护申张我们辛苦工作和纳税后换来的基本权益,向Catharine Baker捐款!

 

我们不再逆来顺受,做任人宰割的政治沉默羔羊!!

 

请支援Catharine Baker!!!



[1] 对于加州SCA-5宪法修正提案不甚了解的朋友,特别是外州朋友,可参考www.no2sca5.org

[2] 自从U.S. News & World Report杂志从1989年对全美法学院进行排名以来,前十四名法学院的大名单从未改变过。这十四所法学院中,仅有伯克利,密歇根,和维吉尼亚三所是公立法学院。